中石化股票代码两夫妻什么生肖最合适,很多人都不知道!-新悦小说社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9日 阅读:114 次

两夫妻什么生肖最合适,很多人都不知道!-新悦小说社
第一章 龙刺
苏海,国际机场出口。
蓝锋穿着一件蓝色的条纹衬衣,衬衫下摆扎在修身的休闲裤中,显出挺拔的英姿。他右手拎着一个银色的手提箱,活脱脱一只海归形象,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尤为显眼。
在他的前方是一道靓丽的背影,个子高挑,美腿修长。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是却让人毫不怀疑这是绝对是一个尤物级美女。
蓝锋决定加快脚步,走上前去看一下这个美女的正面。
哪知道突然间前方的美女停下来,接起了电话。
蓝锋猝不及防,身体直接跟美女撞在了一起,他挺拔的身姿跟美女的后背完美的贴合在了一起,柔软的感觉顿时传来。
美女被蓝锋这一撞,险些一个踉跄,愤怒地转过头。
“你干嘛?走路没长眼睛?”美女冷冷地问道。
“喂,问你话呢……”见到蓝锋傻傻地看着自己,并没有回答,美女再度开口。
“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会突然间停下来,一不小心就撞上了。”蓝锋回过神来,面带微笑,但是目光却停留在美女身上,眉头不着痕迹一皱。
“我突然停了下来,你就撞上来了?我看你是故意的。”美女看向蓝锋的目光中充满了厌恶,这个家伙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盯着自己看:“还有,管好你的狗眼。”
“故意的?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是故意的?我还想说你是故意的呢,故意停下来想让我撞。”蓝锋顿时不乐意了,长得漂亮,身材火辣就可以不讲理啊:“还有,我这叫眼睛,不叫狗眼,长这么大连一点儿基本常识都不知道,要不要哥开个房给你补补?”
“流氓,无耻。”美女冷冷地甩下一句话,掉头就离去,她才懒得跟这样的人浪费时间。
“等一下……”蓝锋急忙伸出手掌,一把将美女的手臂拉住。
“把手放开!”美女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如同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寒气逼人。
“美女我问你,你是不是跟别人有仇或者最近得罪了什么啊?”蓝锋神色凝重地开口。
“什么意思?”被蓝锋这么冷不丁地一问,美女的面色一沉,最近她确实遇到不少麻烦。
“你身上被人按上了窃.听.器。”蓝锋淡淡地说道。
“怎么可能?”美女冷冷地注视着蓝锋,一脸不屑,显然是不信。。
“如果我从你身上找出窃.听.器来,你敢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然后请我吃个饭吗?”蓝锋一脸微笑地说道,如此美女怎能轻易放过。
帮美女解决掉麻烦,一起吃个饭,然后……这不就是一场美丽的邂逅吗?蓝锋心中念头闪过,微微有些得意。
“好,不过如果你没有找出来的话,我一定会让你下身不随!”美女冷冷点头,她倒是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能够玩出什么花样,如果真能够从她身上找出窃听器的话,倒算是个人才。
蓝锋也不废话,直接伸出手掌快速朝美女摸去,然后闪电般地缩回强占小娇妻,一枚纽扣浮现在他的手中。
这是美女职业装的第一颗纽扣,就这样被蓝锋取下来了。
“流氓,人渣!”
突如其来的举动令得美女微微一愣,随后一脸地愤怒,直接一膝盖对着蓝锋的小腹顶了上去,这个家伙竟然敢轻薄自己。
蓝锋淬不及防,顿时弓成了一只小虾米:“喂,你听我解释,这颗纽扣是微型窃听器……”
“窃你妈个头……”
美女哪里听得进他的解释,付嵩洋尖尖的高跟鞋直接对着蓝锋的脚踩去。
踩完了之后,美女气呼呼地掉头就走。
“哎哟蔡裴琳,疼死我了……美女,那是误会,真的是误会啊……”
我好心帮你摘除窃听器,怎么就成了流氓,人渣?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
蓝锋看着美女离去的背影,感受到脚背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忍不住怒骂道:“这个可恶的臭婆娘,竟然敢打我,还说我是流氓,人渣,下次见到哥非得分分钟将你给强了不可!”
凯悦酒店,早就预定好的房间里。
蓝锋将银色手提箱放在放茶几上,随后坐在沙发上,将银色手提箱打开。
箱子一打开,浮现出一把银色的手枪,一块好似一台小型精密仪器的手表和一个造型独特的手环,箱子一共三层,这还仅仅只是第一层,也不知道后面两层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个家伙竟然将这些东西带上了飞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安检的,这可是犯法的呀。
略作沉吟,蓝锋将手环戴在了手腕上,手环中间是银色的条纹,两边是宝蓝色小珠子,很是独特。
做完这些,蓝锋将箱子锁好放在了床脚下,然后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一把钥匙和一张中国银行卡浮现在蓝锋的视线中。
拿起钥匙和银行卡,蓝锋直接走出了酒店。
“还是自己国家的妹子看着养眼啊!”
蓝锋走在大街上,看着那些身着清凉夏装的美女,一脸的怀念跟感慨,还有一丝心酸。
找到附近的中国银行,蓝锋打开了个人保密储物专柜,里面安静地躺着一张身份证,一张字条和一封介绍信。
字条上面写着六个普通但却令人心颤的大字:龙刺,欢迎回家!
蓝锋愣愣地看着储物柜里躺着的身份证和字条,身子猛地一颤,眼眶逐渐地变得湿润,紧握着拳头,不让泪水留下。
五年前他是华夏的最强兵王,经历了无数战火的洗礼,为国家立下赫赫战功,然而最终却换得一个被取消国籍,驱逐出境的下场,遭受各国的追杀,历经无数的生死,混迹于西方黑暗世界,有家难回,有国难归……
五年后的今天,他终于再度获得了华夏国籍,回到了他誓死守卫的国家,没有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个全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亿万药业,苏海最具有名的企业之一。
而亿万的员工则是拥有着高额的薪酬和贴心的福利,据说一个保安的工资一个月都得有六七千。一般人要想进入这里面工作,要么拥有坚强的关系,要么就得拥有过人的实力。哪怕是一个保安,也是经过了千挑万选。
看着壮观宏伟的亿万大门,蓝锋微微一笑,随即走了进去。
“您好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由于没有工作证,蓝锋刚走进大厅便被两名前台小姐拦了下来。
“我是来找人事部杨小美主管的。”蓝锋微笑着说道。
“请问先生您贵姓?”前台小姐微笑着问道。
“我叫蓝锋。”蓝锋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
“好的,您稍等。”前台小姐随后拨通了人事部杨主管的电话。
“蓝锋先生,请跟我来。”
片刻后,前台小姐点了点头,领着蓝锋走进了电梯,按了3楼。
“蓝锋先生,您进去吧!杨主管在里面等你。”
前台小姐将蓝锋领到主管办公室,便悄然离去。
“进来!”
蓝锋轻轻地敲了敲门,便听到里面传出来清脆的声音。
蓝锋推开门,走了进去。
在走进门的瞬间,一名有些冷冽的女子映入蓝锋眼帘。
她甜美的面容上含着些许严肃,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澈得不含任何一丝杂质,让人看上一眼就难以忘记。
她身穿一件白色的V领紧身衬衣,将她的纤细的小蛮腰展露无遗,一条深蓝色的短裙恰到好处地将下身遮掩,露出两条比专业腿模还要修长的美腿,让任何男人看上一眼就足以疯狂,恨不得将她那两条腿扛在双肩上。
真是极品!
人极品,腿更极品。
在蓝锋打量眼前这个美女时,对方也在打量她,美目中闪过一丝的惊讶乐讯手机网。
“杨主管你好,我是蓝锋,这是我的介绍信。”
蓝锋并没有像众多男人那般在这个时候犯花痴,而是迅速回过神来,然后递上了自己的介绍信。
“你叫蓝锋?”可是,杨小美压根儿就没有看蓝锋的介绍信,而是一脸严肃地说道:“我不管是谁介绍你来的,在我这里只看实力。”
说罢,杨小美直接拉开抽屉,从地面取出一张公司内部考核试卷,对于这样走后门的人,她打心底看不起:“一个小时内做完。”
蓝锋接过试卷仔细地看了起来,里面一部分是关于公司内部知识的考核,一部分是问答题。
对于亿万,蓝锋熟悉得不能够再熟悉,在回国之前他就看了大量的资料,这些题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丝毫地难度,不需要过多的思考便拿起笔奋笔疾书。
半个小时后,蓝锋将试卷解答完,将卷子交了上去。
看着蓝锋交上来的答卷,杨小美心中暗暗吃惊,竟然全对,特别是问答题,里面关于公司的发展策略,营销思路等简直比她还要清晰。
杨小美眉头紧皱,她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人提前帮蓝锋做好了试卷,让他将答案背下来。
可又是谁能够将这份试卷的答案做得如此完美?
片刻之后,淡淡的声音从她的嘴里传出:“恭喜你通过考核,成为亿万的实习业务员,去7楼销售九组报道吧。”
“谢谢你,美丽的杨主管。”
蓝锋微微一笑,走出了房间。
似是想到了什么,蓝锋转过头,低声道:“这份介绍信我希望你最好不要看,如果你好奇地看了的话,那么我希望你能够为我保守秘密,不到关键时刻,最好别让其他人知道。谢谢了啊!”
待到蓝锋离去,在好奇心驱使下,杨小美拿起了桌上的推荐信仔细地看了起来。
一下刻,杨小美的身形却是陡然间凝固,脸上露出浓浓的震惊与骇然。
这哪里是什么介绍信,分明是一份任命书。
“这个家伙有这任命书,竟然宁愿去当一个业务员,而且还是实习业务员?”第二章 萌妹子
“呼!”
电梯里,蓝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没有找错人。那杨小美果真是人事部里面最讨厌走后门的人,还好她当时没有看那封信,不然我也不会当一个轻轻松松的小业务员,低调才是王道。”
“请问,你就是新来的业务员蓝锋?”
蓝锋才刚刚走出电梯,一名站在电梯口的少女便弱弱地问道。
她面容精致可爱,好似一个洋娃娃,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面是一汪清澈见底的清泉,充满着灵动。上身穿着一件卡通T桖衫,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短裤,将她那小玲珑的身躯被紧紧地包裹,手里拿着一支笔,一个小本子,可爱的脸颊上微微有些怯懦与紧张。
好萌的妹子!
似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蓝锋连忙露出他那人畜无害的笑容:“我是蓝锋,请问你是?”
被蓝锋这么给盯着,萌妹子可爱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起来,看上去更加的可爱动人,目光偷偷地打量着蓝锋,低声道:“我是销售九组的业务员橙小涵,是……是文经理叫我过来接你的。”
蓝锋对着萌妹子微微一笑:“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正愁找不路呢!”
“那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四处逛逛,顺带熟悉一下环境……”
橙小涵拿着笔在小本子上快速地写下一行小字,轻声说道。
“那就谢谢了……”
蓝锋点了点头中石化股票代码,跟在橙小涵的身后。
“不客气!”
一路上橙小涵边走边给蓝锋介绍销售部的各个部门和情况:“销售部一共分为九个组,每个组的待遇依次提升,我们九组是待遇最差,业绩最差的。九组加上你一共才有二十个人,办公区域在最里面,组长叫做文祥,他非常……总之你不要惹他,见到他要小心一点,千万不能得罪他。”
“这边是大会议,那边是销售一组的办公区域,一组是我们整个销售部的精英,虽然职位跟我们一样,但是里面每一个人都享受着部门经理级的待遇,你可千万不要招惹他们……”
“销售部里面的关系很复杂,特别是像现在你这种突然间走后门插队进来的,大家都很反感,你做事更要小心一些,免得被大家针对……”橙小涵看了看蓝锋,善意地提醒道。
“橙小涵,看不出来,你知道得这么多啊?一定是老资历了,以后你可得多罩着我阿。”蓝锋笑嘻嘻地调侃着橙小涵。
“没有,没有,我才来公司三个月,还在实习期呢。”橙小涵听到夸奖,急忙摇着小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小脸瞬间变得通红。
“是吗?你了解得这么多,我看你离转正的日子也不远了吧。咱们以后就是同事了,转正了可别忘了请我吃饭啊。”蓝锋笑着说道。
闻言,橙小涵脸上不仅没有喜色,眼神反而黯淡了下来,一路上变得沉默不语。
蓝锋心中虽然有些好奇,但并没有多问。
两人很快便来到了九组的办公室门口。
走进办公室,浮现在蓝锋眼帘的并不是像其他销售组一样忙碌的画面,而是一个个员工懒散地坐在办公桌前,有的趴在桌子上睡觉,有的无聊地看着电视抽着烟,有的甚至是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打牌斗.地.主……
最醒目的要属坐在窗台前一对有说有笑的男女。
男的肥头大耳,面色蜡黄,穿着西装,一脸猥琐,一只手搭在女子的腰间上。
女的约莫三十岁左右,打扮妖艳,身穿大红色旗袍,脸上擦着厚厚的一层粉黛,嘴里叼着烟,咯咯地笑着……
见状,蓝锋眉头紧皱,这哪里还是办公室,分明就是一个混混窝,难怪九组是所有销售组中最差的。
“那个男的就是经理文祥焗染烫,那女的叫做唐红是他的秘书,据说他们两个是那种关系……”橙小涵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们是那种关系……”蓝锋微微一笑。
“咳咳……”
见到蓝锋跟橙小涵走进办公室,两人悄然分开,文祥笑眯眯地走到橙小涵两人的身旁,目光落在蓝锋的身上,故意大声问道:“小涵,这就是走后门来的业务员?”
“是的。”橙小涵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两步轻轻点头。
“切……”众人一脸的鄙视与不屑。
“那个谁,那里正好有个空位,就坐那里吧。”文祥随手一指,办公室最拐角的空位,不咸不淡地说道。
“经理,那个位置天花板有时会漏水,要不你就让蓝锋坐我旁边的那个空位吧。”橙小涵拘谨说道。
“哟,橙小涵,你对这新来的小子挺上心的吗?怎么着,还没转正就学人家钓凯子了?”一旁正忙着给自己补妆的唐红,听到一旁的动静,站起身幽幽说道。
“我,我没有。”橙小涵一听这话,顿时两眼中泛起蒙蒙雾气。
“哟哟哟……这才说你一句,就要哭了啊?这给谁招进来的啊,心理素质这么差,还想转正呐?”唐红不依不挠地说道。
“好了,都别吵了,干活吧!”
文祥面无表情地甩下一句话语,向着里面办公室行去。
唐红挑衅地看了橙小涵一眼,紧跟了上去。
最终,蓝锋在橙小涵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橙小涵,刚才多亏了你帮我说话。”
“没……没事……”橙小涵可爱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微笑,随后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写满了的笔记本递到蓝锋的跟前:“这里面是我记的笔记,记录着平时要注意的事项和一些不能够得罪招惹的人,你才刚来,对这些还不熟悉,你拿去好好看看,不要轻易得罪人。”
“橙小涵,跟新来的磨叽什么呢,赶紧给我倒杯水。”
“橙小涵,我的笔坏了,赶紧给我拿支笔过来。“
“橙小涵陈文法,赶紧帮我的这份资料拿去复印一份。”
蓝锋还没来得及对橙小涵说一声谢谢,橙小涵整个人便在办公室里面忙碌了起来。
看着那些故意不停地使唤橙小涵的众人,蓝锋的眉头不着痕迹地一皱,随后轻轻地翻开了笔记本,仔细地看了起来。
娟秀的文字映入蓝锋的眼帘,上面首先记载的是销售九组每一个人的情况,包括性格,爱好,喜欢吃什么等等都记得清清楚楚,然后就销售九组的一些生存规则,注意事项,还有不能够招惹得罪的人……
这是一个没有背.景的萌妹子在公司里的生存之道。
蓝锋阅读的速度极快,当看完这个笔记本,橙小涵依旧是在不停地奔波忙碌,在蓝锋看来,橙小涵已经不是业务员,而是办公室众人的保姆。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响在办公室里响起,却是橙小涵身旁的放着的一个玻璃杯摔在了地上。
“靠……橙小涵,你想死啊?这是我女朋友送给我的玻璃杯苦力泥鳅。”一名小眼睛男恶狠狠地道:“自己说怎么办?”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碰都没有碰一下。”橙小涵连忙解释道。
“不是你是谁?就只有你站在我的桌子旁,我亲眼看见是你的手把我的杯子碰下桌子的。”小眼睛男恶狠狠地说道。
“我也看到是橙小涵将杯子碰下桌子摔坏的。”小眼睛男身旁的众人附和着说道。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橙小涵都快急哭了,知道这几个人又要故意讹自己。
“橙小涵,我告诉你,大家可都看见的,你别想赖账。“小眼睛男冷冷地说道。
“好吧,我下了班去买一个赔给你……”橙小涵一脸委屈。
“买一个?你买得到吗?这可是我女朋友从夏威夷带回来的。”小眼睛男伸出手掌,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赔钱,一千块!”
“一千块?这么贵?一个杯子一千块?”橙小涵大吃一惊,一脸的苦涩。
“废话,这可是夏威夷特产的玛瑙杯……”小眼睛男冷冷地说道“:你赔不赔钱?不赔的话我立马到文经理那里去告你,你就更加别想转正。”。
“我……我赔……可是我……我没有那么多钱。”听到“文经理”三个字,橙小涵脸上露出一抹惊恐,连忙从包里掏出一个邹巴巴的钱袋,低声说道:“我只有……四百零二块。”
“什么?不是才发了工资,你就只剩四百零二块钱了?”小眼睛男一脸地不悦。
“我都寄回家了,这……这是我这个月的生活费。”橙小涵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泛起蒙蒙雾气:“我……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
“哼,你对那新来的不是挺照顾的,你找他借啊。你长得这么可爱,他一定会借给你的。”小眼睛男一把抢过橙小涵的钱袋,一脸玩味跟调侃。
“我才跟他认识,怎么好意思跟他借钱?”橙小涵眼眶泛红,低着头,双手捏着衣角。
小眼睛男伸出手掌一把将橙小涵拉到身旁,将嘴巴贴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不赔钱也行,那就今天晚上陪我睡一晚,你这么可爱,一千块也值,哈哈……”
“程飞,你……你放开我……”橙小涵挣扎着。
“放开?你赔了钱我就放开。”小眼睛男一脸玩味地笑容,恨不得将橙小涵拉进他的怀里。
“她叫你放开她,你是聋子,没有听到吗?”
冰冷的声音突兀地在办公室里响起,令得原本喧闹的办公室陡然间变得安静起来。
蓝锋缓缓站起身,冷冷地向着小眼睛男行去。第三章 不是人
“呵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新来的,怎么?你打算英雄救美?”程飞冷冷地说道。
“不过,就怕你没这个本事!”
随着程飞的话语落下,他身旁的几名男子在此刻皆是站了起来,一脸玩味地看着走到程飞跟前的蓝锋康李。
“蓝锋湖南知青网,你别管我,我没事的,他们几个就是无赖,咱们惹不起的……”见到一旁的蓝锋,橙小涵连忙说道。
蓝锋冷冷地看着程飞等人,没有说话,橙小涵给他看的记事本里,这个几个人的评价极差,多次欺负她,而且就像刚才那般勒索敲诈。
如果蓝锋没有看见也就算了,如今看见了,橙小涵对他有这么照顾,说什么也得帮她一把。
“怎么?怕了?”见到蓝锋不说话,程飞更加得意:“小子,我数到三声,你要是不滚回你自己的座位的话,我要你第一天来上班就躺着出去。”
“不用数了,我现在就让你躺着出去。”
蓝锋扬起右手,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之中直接抽在了程飞的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办公室里响起,程飞整个人直接被蓝锋一巴掌抽得一个踉跄,撞在一旁的办公桌上。
蓝锋顺势一把将橙小涵拉到自己的身后:“你没事吧?”
“我没事。蓝锋你快走,他们人多,你打不过。”橙小涵关切地说道。
闻言,蓝锋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我怎么忍心让你这么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受欺负?再说了,今天你可是帮了我这么多,好歹也让我帮你一次。”
“可是你……”
橙小涵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蓝锋打断:“放心吧,没事。”
“小子,你竟然敢动手打我?找死!”程飞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的脸庞,一脸狰狞地说道:“兄弟们,给我弄死他。”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跟他一伙的五名男子紧握着拳头直接对着蓝锋砸去:“去死吧,臭小子。”
面对五人的围攻,蓝锋一脸地平静,自从他培养出了四神十二刃之后,他已经忘了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动手了,想不到刚回华夏就有开胃菜。
不过这开胃菜实在是太小了一点儿。
下一刻,在五人的拳头砸来的瞬间,蓝锋动了。
只见他的身子向后一仰,躲过五人的拳头攻击,身子借着后仰的姿势,重心下移,右腿成鞭,高高扬起,随后猛地向着前方横扫而出。
“砰砰砰……”
蓝锋的右腿就如同鞭子一般抽在了三名来不及收回拳头的男子身上。
恐怖的力道轰然间爆发,直接将他们震得倒飞而出,狠狠地砸在两旁的办公桌上,口吐鲜血。
另外两名男子一脸愤怒,再度紧握着拳头对着蓝锋砸来。
“咔嚓……”
面对两人的拳头,蓝锋没有丝毫的躲闪,而是伸出手掌轻易地将他们的用尽全身力气砸来的拳头握住,随后猛地一用力,直接将两人的手腕扳断。
“啊……”
顿时间,凄厉的惨叫之声从两人的嘴里传出。
“砰!”
蓝锋向前迈出一步,双拳轻轻地砸在两人的胸口。
紧接着,在众人惊恐骇然的目光中,那两人一脸惊恐地捂着胸口,缓缓地倒下。
“给我死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之前被蓝锋抽了一个耳光的程飞抡起一张椅子狠狠地对着蓝锋砸来。
“小心!”橙小涵一脸紧张,连忙对着蓝锋吼道。
面对程飞抡起砸来的椅子,蓝锋只是淡淡一笑,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任由那椅子砸来。
“砰!”
在众人惊恐与骇然的目光之中,程飞抡起的椅子狠狠地砸在了蓝锋的身上。
“咔嚓……”
一瞬间,整个椅子断裂破裂王琦瑶。
“呼呼呼……”
程飞将断了椅子脚丢在一旁,双手撑着大腿,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刚才那一下他用尽了全力:“这下子,那小子应该躺下了吧?敢跟我斗,简直是找死。”
“是么?”
淡淡的声音悄然间响起,程飞抬起头来,却骇然地看到毫发无损的蓝锋迈着步子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
“这怎么可能?他是铁打的么?”
程飞身子颤抖,一脸惊恐。
在其惊恐的目光之中,蓝锋伸出手掌一把将他的脖子给掐住,随后单手将他给提了起来,在蓝锋的手掌掐住程飞脖子的瞬间,他连一丝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全身的力气好似被抽干。
“谁要是再敢欺负橙小涵,就是他们这样的下场!”
蓝锋冰冷的目光从众人的身上扫过,淡漠的声音悄然间从他的嘴里传出,让众人感到一阵心寒。
话语落下,蓝锋将橙小涵的钱袋从程飞的包里取出,随后手掌猛地发力,将程飞向下一砸。
“咔嚓……”
程飞的身子狠狠地砸在地面上,下巴跟坚硬的地板亲密地接触到一起。
“噗嗤……”
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嘴里狂喷而出白眉拳,整个人一脸惨白,看向蓝锋的目光充满了惊恐与骇然。
“咕……”
望着这一幕,众人皆是一脸的骇然与惊恐,新来的这个家伙还是人么?
“蓝锋,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的?”橙小涵跑到蓝锋的跟前,看着刚才蓝锋被椅子砸的手臂,一脸关切地问道。
“没事,你看一点儿伤都没有!”为了不让这个善良的小女孩担心自责,蓝锋轻轻地将衣袖挽起,露出他健壮的肌肉。
“真的没事耶……”看着蓝锋的手臂,橙小涵一脸惊奇,似是想到了什么,低着头,一脸羞红起来。
听得橙小涵跟蓝锋的对话,望着蓝锋的手臂,众人心神震动,彻底将蓝锋归为绝对不能够招惹的那一类。
椅子砸在这个家伙的身上,连椅子都被砸碎了,这个家伙竟然连一点儿伤都没有,简直不是人。
“什么事,这么吵?”
就在这时,组长办公室的门悄然打开,一脸疲惫的文祥走了出来。
当他看到乱七八糟的办公室和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的程飞等人时,大吃一惊张镇风。
紧接着愤怒的声音从文祥的嘴里传出:“谁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TM干的?”
没有人敢吭声。
“组……组长,是……是新来的那小子打的。”程飞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怨毒的目光盯着蓝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缓缓开口:“还请组长为我们做主啊!”
“蓝锋打的?”文祥一脸吃惊:“他一个人打了你们六个人?”
程飞苦笑着点了点头,怨毒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是的组长,他很能打……之前橙小涵打碎了我的杯子,我让她赔钱,结果这个家伙就横插一脚,英雄救美,就把我们打了!”
“什么?”听得程飞的话语,文祥一脸愤怒,程飞可是他的亲信,就是他让程飞故意针对橙小涵的,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橙小涵尽快妥协,答应他的条件,没想到被蓝锋这个家伙竟然横插一脚。
“他们是你打的?”文祥走到蓝锋的跟前,冷冷地问道。
“是的!”蓝锋笑着点了点头,浑然不在意文祥那杀人似的目光。
“你的胆子可真他妈的大啊,我的人你也敢打?”文祥一脸愤怒,扬起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对着蓝锋的脸庞抽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悄然响起,正在蓝锋准备出手的瞬间,橙小涵却是鼓起勇气挡在了他的跟前,文祥的巴掌狠狠地抽在了橙小涵粉嫩的小脸上。
橙小涵粉嫩的小脸迅速地变得红肿起来,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嘴角流下。
“橙小涵,你没事吧,橙小涵?”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蓝锋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橙小涵竟然会挺身而出为他挡这一巴掌。
“我没事……”橙小涵摸了摸火辣辣的脸庞,微笑着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傻?你明知道我能躲开的,你为什么……”
蓝锋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橙小涵的小手堵住,她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我没事,虽然你很能打,但是你不能打他,他是我们组的经理,而且人事部经理是他的叔叔,你如果打了他,你会被开除的……咱们惹不起他,我那个笔记本上记得很清楚的,看样子你没有认真看哦!”
说到最后,橙小涵对着蓝锋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然后转过身,一脸决然地对着文祥求情道:“文组长,你打我吧,这件事不怪蓝锋,都是我引起的,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求求你别惩罚他……”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包庇他?”见到橙小涵不仅挺身为蓝锋挡下了一巴掌,此刻竟然还帮蓝锋说话,文祥整个人愤怒至极。
在文祥的心里,早就把橙小涵当成了他的禁.肉,虽然橙小涵一直没有妥协答应,但是在他想方设法的逼迫下,他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妥协答应。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胆小怕事的橙小涵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包庇蓝锋,愤怒之下文祥扬起手又是一巴掌对着橙小涵抽去。
“只要文经理不怪蓝锋,不论你怎么打我,我都愿意。”面对文祥那抽来的巴掌,橙小涵脸色竟然出奇地露出一抹浅浅笑容,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唉,这个傻丫头真是太善良天真了,真以为替我挨打了,文祥就会放过我么?”
看着那闭上眼的橙小涵,蓝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在文祥的手掌即将落在橙小涵那张粉嫩小脸上的瞬间,蓝锋右手闪电般地探出,一把将文祥的手掌抓住。第四章 惹不起
“小子,你想死?”
手掌被抓住,文祥的脸色铁青,森冷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你信不信老子立马把你开除,让你卷铺盖滚蛋?”
文祥扬起另一只手掌就对着蓝锋的脸庞抽去。
“哼!”蓝锋嘴里传出一声冷哼,抓住文祥的手掌猛地发力。
“啊……你放开,赶紧放开。”吃痛的声音从文祥的嘴里传出。
“蓝锋,你放开,赶紧放开文组长的手,不然他真的会把你开除的。”橙小涵睁开眼,看着蓝锋正抓着文祥的手掌,一脸焦急。
“放心吧,没事!”蓝锋淡淡一笑,随后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抓起橙小涵的一只手,然后一把掌狠狠地抽在文祥的脸上:“橙小涵,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这样打他,知道吗?这样打,要用力……”
“之前看你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他没有少欺负你,对吧?所以呢,你要多打几下。”
“啪啪啪……”
众人一脸错愕与骇然地看着一只手被蓝锋抓住丝毫不能够动弹的文祥就这样被橙小涵抽着巴掌,响亮的巴掌声不断地在办公室里回荡。
“蓝锋,快松开我的手,别打了…。”橙小涵连忙叫道。
“好吧!”蓝锋松开了橙小涵的手掌,神色冰冷地看着半个脸庞都肿起来的文祥,淡淡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文经理是吧?我告诉你,这件事儿不是橙小涵的错,是这几个家伙想讹橙小涵的钱,那个杯子是程飞那小子趁着橙小涵不注意,他自己故意扔在地上摔坏的,而且那压根儿就不是什么玛瑙杯,而是一个普通的玻璃杯而已。”
“办公室里有摄像头,希望文经理回去把事情调查清楚,别自误。”
说完,蓝锋冷冷地看了文祥一眼,拉着橙小涵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混蛋,你们这对狗男女,就等着乖乖地给我滚出公司吧。”
文祥目光森冷地盯着蓝锋跟橙小涵,愤怒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
“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到人事部,老子要他们滚蛋。”
文祥指着程飞等人,愤怒地走出了办公室,直奔人事部而去。
“小子,你们两个这下完了。”
听得文祥等人的话语,橙小涵一脸地惨白。
“蓝锋,对不起,都怪我,害你跟着我一起被开除了。”橙小涵低着头,轻声说道。
“放心吧,没事。”蓝锋淡淡一笑,看着那一脸惨白,神色黯淡的橙小涵,眉头微皱:“小涵,为什么他们那样对你,你还很珍惜这份工作?”
“其实他们也是迫不得已,都是文经理要他们这样做的。”橙小涵低声说道。
“为什么?”蓝锋一脸不解。
“因为文经理想要我当他的情人,我不同意,所以才……但是我怎么也不能够失去这份工作,就一直忍着。”橙小涵咬着牙,低声说道。
“混账!”蓝锋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办公桌上:“这也是为什么上了半年班你还是实习生的真正原因吧?”
橙小涵轻轻地点了点头。
目光偷偷地看了看蓝锋,见到他神色阴沉,脸上连忙挤出一抹笑容:“蓝锋,你放心吧,我没事,反正马上我就要被开除了,再也不用受他们的折磨跟委屈,只是连累了你跟我一起开除。对不起!”
“我要不要这份工作都无所谓,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你怎么也不能够失去这份工作么?”蓝锋看向橙小涵。
“我……”橙小涵的神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放心吧,你不会失去这份工作的,我保证!”
蓝锋伸出手掌,轻轻地摸了摸橙小涵的小脑袋,安慰道。
……
3楼,人事部经理办公室。
“林叔叔,我们被人打了,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文祥捂着高高肿起的脸庞,看着对面办公桌前带着眼镜一脸严肃的中年男子说道。
在文祥的身后,程飞等人一脸恭敬地站着。
“怎么回事?谁这么大胆子,把你们打得这么惨?”中年男子抬起头,看着文祥等人,严肃的脸上布满了吃惊之色,随后化作了浓浓的愤怒。
中年男子叫做林魏东,跟文祥的父亲是拜把子兄弟。
“是……是今天新来的员工,蓝锋。”文祥捂着脸,一脸痛苦地说道。
“今天新来了员工?我怎么不知道?”林魏东一脸吃惊。
“那个家伙是走后门,由人事部杨主管带进来的!”
林魏东点了点头,随后直接拨通了杨小美的电话,电话刚一接通,林魏东便愤怒开口:“杨主管,今天走后门进来了一个新人?到底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他把我的侄子给打了!你立马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不一会儿,身穿工作制服的杨小美走了进来,那美丽的脸庞丰满的身材让人眼前一亮,特别是那两条美腿,近乎让人疯狂,文祥等人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
“杨小美,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啊?你看看你招的什么人进来?”
“你看看他们,都被打成什么样了?这像什么话?”
“你这主管是怎么当的?不想干了是吧?”
杨小美刚一走进来,林魏东就是劈头盖脸地一阵怒骂。
“林经理,事情是这样的……”
杨小美刚一开口说话,就被林魏东打断:“我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不管他是因为什么进来的,现在立马让他给我滚蛋。”
“对对对……还有那橙小涵,也要开除,这件事情都是她引起的。”文祥连忙补充着说道。
“林经理,这件事恐怕……”杨小美沉吟了片刻说道。
“恐怕什么?我身为人事部经理难道连开除两个员工的资格都没有吗?”见到杨小美如此不给自己面子,林魏东简直是气急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立马给我去办!”
“抱歉,林经理,这件事我办不到,还是您自己亲自去办吧。“杨小美淡淡地说道。
“什么?你敢造反?信不信我立马开除你?”林魏东怒气勃发。
“即便是你开除我,我也办不到!”杨小美走到林魏东的桌前,掏出一封信件放在办公桌上:“在林经理做出开除蓝锋他们的这个决定之前,我想林经理你有必要看一下蓝锋的介绍信水泥哥。”
“看什么介绍信,不管是谁介绍来的,我要你立马将他们两个开除……”林魏东一巴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
“抱歉,林经理,现在我决定辞职了,明天我会把辞职信交上。”杨小美淡淡地说道,随即头也不回地向着房间外行去。
“林经理,虽然这封介绍信他并不希望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看到,但是我也没有办法……你自己好好看一下吧。”
看着杨小美走得如此决然,林魏东的脸色微变,杨小美的性格他很清楚绝对不可能平白无故这样做,也不会平白无故这样说。
看着桌上杨小美留下的介绍信,林魏东犹豫了片刻,拿在手里仔细地看了起来。
一下刻,林魏东的脸色大变,身子一个踉跄,险些坐立不稳,心中充满了无法言语的震惊与骇然,手足发凉,一脸惨白。
“林叔叔,你怎么了?没事吧?赶紧跟我一起去把蓝锋那小子给开除吧。”
看着那一脸惨白的林魏东,文祥走过去连忙将他扶住。
“走开!不用你扶!”
文祥的话才刚刚落音,林魏东一把将他给推开:“你个混蛋,你差点害死我了!你闯大祸了,知不知道?”
“林叔叔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文祥被林魏东用力一推,撞在一旁的书柜上,看向林魏东的目光中隐藏着深深的愤怒与怨毒,这个家伙竟然敢这样对自己。
“阿祥啊,这件事叔叔帮不了你,这个蓝锋咱们惹不起!”林魏东轻轻叹了一口气:“一会儿啊,你回去给蓝锋道个歉,这件事就算了,知道吗?”
“林叔叔,你怎么能这样?你跟我父亲是结拜兄弟,我被人打了,你竟然都不帮忙,而且还要让我给他道歉?”文祥一脸的愤怒:“林叔叔,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砰!”
被文祥这么问,林魏东怒气勃发,一巴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文祥,这件事你就不要在我面前提了,我告诉你,这个蓝锋你惹不起,叔叔也惹不起,即便是你父亲也惹不起。你要是再提这事儿,我也救不了你……”
“算了,你走吧,我累了,要休息。”林魏东揉了揉太阳穴,对着文祥等人摆了摆手:“记住,回去给他好好道个歉。”
“哼……我们走……”
文祥用怨毒地目光看了林魏东一眼,带着程飞等人走出了办公室。
“祥哥,难道这件事儿咱们就这样算了?”走出了办公室,程飞一脸不甘地说道。
“算了?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我要那杂.种活不过明天,你们先回办公室。”文祥神色狰狞地说道。
待到程飞他们走后,文祥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恭敬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豹……豹哥,我是文祥。”
“原来是小文啊,找我什么事?”电话里传来玩味的声音。
“我……我想请您帮我砍个人。”文祥明显有些畏惧电话里面的男人,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可以金箍棒多重!”
“麻烦豹哥了,一会儿我就把钱打您卡上,把资料发给您。那个家伙比较能打肖逾榛,您得多派点儿人。”
“好!”
挂了电话,文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跟那个人谈话实在是太有压力。
“蓝锋,很快你就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了!”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