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惠东湖路,武汉文人骚客一条街。-武汉同城会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20日 阅读:114 次

东湖路,武汉文人骚客一条街。-武汉同城会豪火球之术


在武汉有一条街。
随便走一遭一瞥眼,
就是记者、诗人、书法家、
小说家、艺术家、收藏家,
再不济,
也是个懂得生活还精致可人的武汉女人。
这条路汇集起武汉绝大多数文化机构,
堪称“文人骚客一条街”。姜逸磊
它是“东湖路”
把东湖的美都收纳其中,
烂漫洒脱,美得绝对不是常见的妖艳范。
过去仅有18米宽
单从地理位置上看,东湖路就已经秒杀其它大街小巷。它紧挨着东湖坪井保菜美,90年代曾是连接东湖风景区进出的唯一干道。经常有无数政要名流出入,每次大会东湖路都要封路迎宾。
它绝对霸气:走上它你就别想回头,如果不小心走错,只能到梨园广场附近才给你掉头的机会。

居住在东亭花园的黄爹爹的记忆中,东湖路在60年代刚建起时,仅仅只有18米宽。想去东湖玩耍的人也只能在这条路上穿行,时常是人车混杂的局面。
后来重新设计,才把一开始存在严重缺陷的东湖路重修。加上连通东湖宾馆,方便政要从机场专线抵达开会。东湖路才拓宽至35米,并修起绿化带。

(来自网络)
经过重修,这里成为了没有回头路可走,行人转至地下通道才能过街。一遇到大会这里一定最先封路的霸气东湖路。但拆建和重修的过程,部分居民抱怨拆除掉了附居民的习惯和再难见到的生活气息。
城市变化和生活的磨合
东湖路逐渐从嘈杂街道变成了霸气冷静的武汉大道中段。除了道路本身的霸气,还拥有了一路排开的各色文化机构。
混东湖的班子不出东湖路,就能演绎全然不同的角色。
有的自带严肃脸。楚天传媒大厦里掌握着整个湖北一手资讯,掌握着无数重要时间节点的第一现广州益寿医院场,有些事叫“内部机密”。

混东湖路的班子也自带诗人气质,在省文联门口和你擦肩而过的说不定就是书法大家或者大诗人。

混东湖路的班子自带浪漫温婉气质,东湖的水飘啊飘,沙湖的水浪啊浪,东湖路的银杏绿了又黄,黄了又落,落了又绿巨型马陆。随便拐进一条小路,梧桐小道里,时光温柔又娇媚。
这是武汉最浪漫洒脱的一条路,住在附近的人会忍不住伤春悲秋,夏怜冬思。
春天路中间红一片杜鹃,夏天两遍绿一路的梧桐,秋天黄一片的银杏,冬天把枯藤老树还有落霞与孤鹜都规整到一起美给你看。

霸气道路旁的文化集散地
从主道向两侧分散开看,这条路上的文化机构,多是随着时间的缓慢推移,才一一搬迁至这里。

见过老东湖路的省博
省博,东湖路上最吸引外来游客的地方,原本以为是对东湖路不离不弃的它,也只是60年代搬来的浴血金枪。有幸在60年代见过老东湖路的省博,在后来的几十年里也亲测了重修时的灰尘和噪音。

路上遇到的张哥说,他家以前就在省博现在的位置。后来房子拆除修了省博的院子。早就没有了以前的痕迹。

现在的省博,除了供给展览使用,也是小学生课外经常被组织参观的地方。

不过更多时候,这里变成了夕阳红旅行团的拍照圣地。在小学生的参观队伍里,时不时有各色丝巾在飘扬。就像我们有网红拍照店,她们就能霸气的让省博当拍摄背景。

自带迷幻气质
走出省博便可以看见美术馆,二者比邻而居,而美术馆向来都是城市里最具艺术气质的地方。

外观低调的美术馆,内里却是迷幻气质。暖黄的聚光灯,还有各种后现代感的艺术设计。外行逛美术馆的时候毒妻不好惹,哪怕心里不懂,也完全不妨碍每个人都颇有感触的点点头。

美术馆也经常出现好看的小姐姐带着摄影师和跟妆师来拍照,把迷幻气质的美术馆当做拍摄地,采集朋友圈素材,并且等待好友的礼貌性点赞。

充满神秘感的湖北日报
从美术馆出来,走完一个过街地下通道,就身处湖北日报的庞大实体产业里了中惠。这里的记者曾经第一时间奔赴汶川地震现场,摄影曾第一时间从世界杯现场带回一手资讯。

从外观看楚天传媒大厦,称得上方圆几里内最高的。大楼里,民生新闻之外,娱乐八卦也是绝对的一手源头。毕竟多数娱乐明星都曾坐在18楼的橘色沙发上接受过采访。

当然,从这栋大楼进出过的也绝不只是娱乐明星那么简单,科比就曾到大楼的院子里和报社的记者灌过篮。

光鲜表面之下,这栋楼却是24小时运转,彻夜敞亮。白天是记者的天下,夜晚是编辑、主编、印刷工人的天下。直到第二天清晨泛着油墨的报纸被送到街头,周而复始无尽剑装。

时代变迁,报纸被舍弃,信息嗖的一下就从手机里铺面而来。就在去年12月,湖北日报集团旗下的《楚天金报》正式宣布休刊。

然而这栋楼还在彻夜敞亮,湖报门口的橱窗里,每天依然贴着当天的报纸。也许每一个湖报人,都想再看到曾经科比来时的盛况。

湖报大楼旁的181创意园,也是湖北日报集团的产业,CCTV的湖北站、腾讯大楚网,还有很多文化公司陆续入驻办公。

除了必要的行业竞争死亡特训,多数时候这些媒体平台和文化公司都共享着资讯。相爱相杀,大概最能代表181这栋楼。
藏在被窝里看的《知音》
对知音传媒的了解,多停留在以前的记忆里。占据了多数时光的《知音漫客》和被爸妈收起来不让读的《知音》,这些当年风靡街头巷弄的杂志。

当年的“知音体”,激烈的情感故事总是让小孩子脸颊一红大足黑山羊。爸妈越不让看,越想偷偷拿着看。90年代初的小孩子对于《知音》好奇又害怕的心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

(来自网络)
但《知音漫客》就不同了,在还大量订阅杂志的时候,班上每个同学人手一本。现在走在报刊亭,依然可以看见屹立不倒的《知音漫客》。
文人墨客 隐居其中
从知音往前走右转进翠柳街,便是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与湖北省作家协会。光听名字就能感觉到浓浓的文人气息,而文联的院子也十分符合文人的气质。

位于翠柳街上,两侧常年青葱的大树之下的这个院子。没有湖报一样的大楼,也没有醒目的名牌。只有大门右侧印刻着的几行字。简单而有力的印证了这个文人墨客聚集的大院,大隐隐于市的格局。

隐居在这里的大家们,共同书写了湖北文学艺术界的风采音符歌。用一事一生的态度,把对生活的热忱挥洒在文字和艺术里。

但要说到文联大院,很多人想到的是那个方圆十里内最好吃的食堂了。文联食堂的师傅对鱼充满执念,如果你连续吃上半年,就知道这里几乎顿顿会做鱼。但是10块钱两荤两素加一个汤,实惠又可口。
翠柳街的美食基地
除了文联的食堂,翠柳街上大大小小的馆子,都为人津津乐道。

从文联后院就可以穿进这间名叫顺意的餐馆,前身是原来的家门口。住这片的人基本都来吃过,重新换了招牌之后,生意也不减从前。价格实惠、味道好而且菜色丰富,如果不提前定位,基本就只能打包带走了。

在顺意的对面,有一家专注于土家菜的餐馆情动八点,食材都从恩施运来。到了冬天,一个腊肉锅加两三盘菜至君宝,朋友在侧,热汤果腹。

原二十六号,其实就是以前的二十六号餐馆。因为门面搬迁,为了让老顾客方便找到所以起了这个名字。这间店不说别的,单说曾有朋友专门从汉阳跑来寻它,就足以见得,原二十六号在翠柳街的地位。

就像朋友对“原二十六号”的执念一样,细数东湖路的这些文化艺术聚集地,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态度。
省博一如既往的向世人讲述着湖北的历史文化;
湖报的媒体工作者永远坚守着为公众发声;
文联的艺术大家们沉静内心一事一生。
也许不身处其中,永远只能在自己的认知层面上说出皮毛。但这条路上形形色色的人,依然步履不停的演绎着自己的人生。

/
匆匆经过东湖路的人,
或多或少都要被它的美惊艳。
不过骨子里这条路内敛而执拗,
带着对生活的无限热爱,
从热爱里生出一份执着。
不小心离开了这里人晋级装饰,
总会忍不住想念,
久了要得相思病。
/
小公举互动话题

东湖路在你的印象中是什么样子呢仕途记?

文 | 阿烦
图| 楚博
-END-
还没看够?点这里↓
麻烦问下,洪山广场在哪?
|总监:希晨|副主编:陈大
|法律顾问:湖北多能律师事务所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