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二胡网丝路女神~黄道婆(故事连载2)-微妙生存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14日 阅读:100 次

丝路女神~黄道婆(故事连载2)-微妙生存
扫码关注本号:“微妙生存”

第二章 道公与杞婆
在遥远的崖州吉阳黎族地区,海龙峒与天香峒交界处的一片山林里,有一片黎人祖先的墓地。夜间,吉阳海防监军戴石等人在天香峒道公的指引下,悄悄地到一处新墓地挖开棺木,想偷取盖在尸体上的精美龙被,戴石手执龙被,眼神喜悦而贪婪,旁边的道公一脸媚笑,可见他俩暗中干这种盗墓偷龙被的事情已久。
这里来说说“龙被”。龙被属于黎锦的一种,黎锦在历史上被称为“崖州被”,列为朝廷“贡品”并远销大陆各地。大幅的黎锦称之为龙被,象征吉祥,喜庆节日悬置厅中,丧葬时用它覆盖灵枢以显示死者身份的高贵,通长8尺,宽5尺,有龙凤戏珠、艳丽花草等图案,结合了多种织、绣、染、扎的工艺,熟练的织工要绣上半年才能完成一张,当时一床龙被的价值相当10头牛以上。
戴石前些日子在海龙峒派兵索取黎锦龙被没有得手,还被黎人打得丢盔弃甲的,但是他与道公私底下勾结盗墓偷龙被却能屡屡得手,每次偷到龙被,再到海上与内陆商人走私交易,他俩赚得盆满钵满,连他的顶头上司——裴沅都蒙在鼓里。
次日清晨,天香峒黎族人发现了被掘开的坟墓现场一片狼藉曱甴怎么读,看着被黎家人视若命根的龙被已然被盗走,他们悲痛而愤恨。死者家人抑制不住这种屈辱感纷纷哭倒在坟墓旁边,旁人赶紧喊来正酣睡着的道公。那位道公慢慢腾腾地揉着昨夜没睡好、血丝泛红的双眼,假惺惺地在一旁长嘘短叹:
“唉,作孽啊,作孽啊,这一定是雷公鬼在惩罚!”
众人惊惧地:“雷公鬼?雷公发怒可就了不得了,去年“拜慧”(黎语中慧的母亲)就是得罪了雷公鬼,发烧整整一个羊日,拜了五大桌酒肉,雷公鬼才放过她……”
“道公,求求你作法解灾还我们安宁吧!”
为了查清龙被为何人所盗,大家按照习惯请求道公占卜作法。姜一郎道公熟练地开始盘坐念咒,指挥“鬼兵”,阴阳怪气地念诵黎族祖先名讳,指挥着众人搬出铁铃、牛角、驱鬼索、鸡毛束、道印等,在墓地周围摆好米、碗、香一炷、铜板三个、纸钱若干。为了掩饰自己昨夜干的勾当并且顺便嫁祸于人,道公利用占卜伎俩暗示大家:龙被可能在独居山林的杞婆(海龙峒的老峒主夫人)处,大家听得将信将疑。
有人恍然大悟地说:
“杞婆?我经常在夜里看见她行走于山林之中,一开始还以为是鬼,后来才看清是海龙峒的杞婆。她独来独往,诡秘得很,我远远地都不敢叫她。”
“是是是,是杞婆,我前日也见到她,也是在晚上,肯定是她偷的!”
“可是,杞婆偷这个干什么用呢?她连峒主家都不肯住,要这龙被有什么用?”
“不管她想做什么用,先去找她讨回来!”
“海龙峒一向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老峒主对我们峒有恩,贸然前去恐怕不妥啊……”
“可是海龙峒再大也大不过天理,这样欺负我们,难道我们连声都不敢出?找他们算账去!”
“对,先找他们算账去!”
天香峒的峒主打坚这时也赶来了,他大喝一声:“不可!查清楚再说!道公,你再好好问问天神,不要乱来!”
道公也不敢违抗峒主的意思,煽动之意又缩了回去,只支支吾吾地:“峒主,我是看卦相定论,雷公鬼托言此事和海龙峒有关,我不敢违背。但是此事没这么简单中国二胡网,稀奇得很,应当静观其变……”
为人宽厚、性情稳重的打坚制止了满怀激愤、欲前往杞婆处搜查的群众,他认为这种冲动会引发天香峒和海龙峒之间的不和。
打坚:“大家不要着急,如果海龙峒袒护杞婆,雷公也会惩罚他们的。吉奥雅与我们一向相处甚好,也是我们几十个峒的领头人,我们不要轻举妄动,伤了和气就不好收拾了!”
道公是天香峒的“三伯公”,杞婆则是海龙峒的“娘母”。“三伯公”君为下,即道公的别称,黎人道公一般都是因病而学道得道,重病之后自愈的人往往被认为是得道之人,黎人认为这些人是威力非凡的神灵化身。“三伯公”以查鬼作鬼、查“禁”解“禁”、保命延寿等为其擅长牛和鹅,凡是黎人久病不愈,遭遇危难的时候,就会先想到请道公施作法场。“娘母”,黎语称“拜崩”,以巫术治病为其专业,带有巫医性质,其次为招魂、求子、求福等。“娘母”神职一般不外传,仅传女儿或媳妇,无女或媳妇不愿承传者,则任其失传。
杞婆是这一带的特殊人物,她并不是一般的“娘母”,原本是汉族人家知书达理的女子,年轻时貌美而聪慧,却喜欢上了海龙峒的吉奥雅,那时吉奥雅还是个年轻潇洒的小伙子,当时她俩爱得如胶似漆,并已偷偷产下一名男孩——吉德丹,但是汉黎不通婚,对这个离经叛道的女儿深感绝望的父母百般劝说无用,只好心情绝望地任由她去——就当是没了这个女儿。
可是梅海岭,杞婆狠心背弃了家门进入黎寨之后,却没有更多的福气,时机就是这么折腾人的命运,就在黎峒里热闹非凡的新婚之夜,吉奥雅被弟兄们灌醉之后走错了洞房——他被闹酒的兄弟们作弄了一番,睡到了一个隆闺的黎家女子处,一夜醉卧未归……
杞婆原先不叫这名,她一个汉家的千金小姐,岂能容忍峒主老公这般胡来,她在受了这番“奇耻大辱”的第二天,就毅然搬进山林从此独居,任凭吉奥雅多次哀求赔礼,心气刚倔的她就是不肯再踏进峒主家一步……后来她对黎族中“杞”方言一支的医术和服饰情有独钟,穿着装扮都是“杞”派特色,大家逐渐都唤她为“杞婆”。
杞婆长年一人独居山林中,潜心研究自然万物的理趣以排遣寂寞,逐渐淡忘了愤恨,后来她又钟情于研究纺织工具,天赋极高的她逐渐“修炼”成了一位性格沉静、充满睿智的高人。她的学问全都以观察自然和推理论据为基础,做派上明显区别于其他峒那些装神弄鬼的道公、神婆之流。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心经梵唱,因此特立独行的杞婆常遭到其他峒道公、娘母的恶意诋毁,说她是旁门左道,敬的是野外神,必遭天罚,尤其是天香峒的道公,对杞婆又忌又怕。
这个杞婆原本在汉族家中就学过诗书礼仪,四书五经六艺都有底蕴,悟性非凡金民律,经过多年在黎族山区环境的熏陶,她逐渐精通黎、汉医术、天文,经常以准确得惊人的气象判断及神奇的草药疗效、针灸治病救人之功赢得当地百姓的信服与尊敬。在寂寞的山林里,杞婆经年不息地对自然现象进行独到的思考,并且将各种器具的研究心得用独特的图案和符号织绣在一张永远不会完工的龙被上,那是一张超长、高深莫测的特殊龙被,别人只当是杞婆癖好古怪,根本不知晓她的真实用意是什么。
海龙峒是黎族山区盛产吉贝(木棉花)的部落。每年一到春季,木棉树就结出红花朵朵映满山坡。靠山吃山,有了丰富的木棉作为原料,从汉代流传下来的纺布织锦工艺得到传承与发展,因此黎族的纺织技术一直优于中原地区。黎族姑娘们在房前屋后以手摇纺车和腰踞织机进行纺纱、织布,神奇的植物色素染色效果令人惊叹,织锦工艺巧夺天工血岸情仇,尽管如此,当地官府的盘剥和强行征收却连年不断,织出来的布料真正能用在黎族人身上的却很贫乏,因此黎族人的衣着仍保留着树衣果腹时代的特征。
在老峒主吉奥雅家,父子两人正热烈地探讨着当下黎族的出路。峒主家由于祖上受过当年流放琼州的大学士苏轼的教化点拨,成为黎族为数不多的识汉字的家族。吉贝丹更是对史书中的农民起义故事兴趣浓厚,正处在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年纪,又受了史书中英雄人物故事的感染,非常期望自己能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救黎民于水火。对于儿子的宏大志向,老峒主既欣慰又不乏担心。
老峒主吉奥雅:“前日你收拾了几个狗官兵,裴沅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尸体不知道处理好没有?有没有留下踪迹?”
吉德丹:“父亲放心,一点证据都不会留下的!就算他们敢再出兵搜山,吃亏的还是狗官。”
吉奥雅点点头:“我们还是避免和官兵正面冲突,十年前那场屠杀……让现在崖州的黎人比较厌战,大家只想过太平日子,人人都宁可忍气吞声求个平安。”
吉德丹:“十年前,我们几十峒的义军本不该败给官府的,要不是有内奸走漏了风声……忍气吞声?我们黎人最早在海边还可以打渔,后来退到了山脚,山脚还可以种稻种山岚,现在又一步一步被官府逼到了山坡,再忍下去,我们黎人难道真要上山顶去安家了?”
吉奥雅皱着眉头:“忍当然不是长久之计,多少年了,我们和官府耐心缠斗,有进有退,瞅准时机我们就逼一把,争得一点地盘,但是也不至于把狗官们逼急了,逼急了又要大动干戈,无论谁输谁赢,死伤的都是百姓啊。”
吉德丹咬着牙:“父亲,我想过了,再也不用这么忍来让去的了,干脆趁现在大宋朝廷自顾不暇,我们来一次底朝天的!”
吉奥雅眼睛一亮:“哦?你想怎么个底朝天?”
吉德丹兴奋地:“吉阳军地处这琼崖偏僻,不过几千兵士,只靠着兵器精良统治我们大亚场站。我们黎人古代就曾多次打败过官府军队,汉武帝时,珠崖太守孙幸也是向我们寨人强征广幅布,寨人忍无可忍,攻入郡里把孙幸给杀了,珠崖郡府对寨人做了让步,减少了布税,这才平息下来;到了宋绍兴年中,黎州王文满连结西峒主王承闻等义军攻破了南碧,眼看就要占领崖城,要不是朝廷向广西借了两万壮族兵前来镇压,这琼崖早就是黎人的地盘了!”
吉奥雅:“我们寨人自古都是很勇敢善战的,五十年前那一场震动琼州的起义,真是可歌可泣!就是从那时候起,朝廷不敢小看我黎人,装备、守卫和各项统治都加强了。”
吉德丹:“现在机会又来了。最近我在海上和西域商人交易黎锦,他们说蒙古军已经对宋朝廷形成三面包围,当朝宰相无心抵抗,只想求和,这样的局势下,如果我们伺机起事,朝廷不可能再从广西调兵来援,绝不会重演绍兴年的失败。”
吉奥雅点点头:“大宋的江山经营了几百年,和金人打过,和辽人打过,如今又是和蒙古人打,虽说蒙古包围大势形成,但也不好说宋朝就败局已定曾国猷。吉阳的知军裴沅为人谨慎,比以前更加注重军力的戒备,还在水路加强了巡查。我们黎人虽然人不少,但是像样的装备和他相差太远,不能硬拼,还是谨慎一些好,毕竟十年前我们海龙峒领头起义,遭到惨败,各峒的人心尚不能恢复。打仗靠一个勇字,现在各峒勇气受挫,需要一个时机来聚集。时机不成熟,不能贸然硬战。”
吉德丹加重了口气:“有粮食、兵器自然就有勇气,只要我们手里铁家伙多了,就不怕大家没信心吕明奥数。官府又不是三头六臂,还不就是仗着那些刀剑和火炮吓人吗?现在官府也学精了,不但剥夺了我们种稻的地盘,还催收黎锦棉布,无非想切断我们的力量来源,我们得好好应对。”
吉奥雅很欣赏儿子表现出的过人的胆气和想法。吉奥雅一贯的想法是只能以适当的武力逼迫官府让步,使黎人取得更多的生存权利,而少峒主则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对苏东坡大学士曾给祖爷讲过许多的历史典故记忆深刻,尤其是关于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名言刻骨铭心。他坚持认为黎家人不是天生注定就要这么苟且偷生的。官府的力量不过也是有限的士兵和武器,只要黎族人积蓄的力量一旦超越官府,再加上策略组织得当,就可以一举推翻官府的压迫,开辟割据一方的局面。
一番长谈之后,父子的见解趋于一致的方面是:黎族人要更加主动把握自己的命运,储备兵器和开发先进的工具是第一位的,让官府多收走一分黎锦、龙被、棉布,自身就少一分力量,因此,保证海上易货的数量和安全是当前的要务。目前黎族人主要是通过黎锦、龙被、藤料、香料、南药来和内陆汉人、蒙古商人、高丽商人、越南商人交易各种铁器、瓷器、铜器、火药、羊毯、驼绒等等……
吉阳官府为了控制黎锦等贡品的外流,也为了控制黎族人拥有太多的铁器和火药,对与黎族和内地商人之间的走私交易进行的监视与搜捕越来越严密,不但每日增加了巡逻的队列,还在黎人和汉人当中以贿赂的办法收买了探子。吉德丹与其他各峒兄弟们将交易地点一改再改,现在索性全部转移到海上进行,而近日海上风浪时有加剧的迹象,交易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夏天逼近,烈日炎炎之下,崖州海边的热带风光尽在眼前,修长优美的椰树、野菠萝灌木、洁白的沙滩、开着红花的野生的仙人掌。天色晴朗,风平浪静。时而可见黎族男女穿着独特的服装,扛着猎枪或鱼篮行走于海边和树林间。
一处港内停泊着几条渔船和商船,码头上搬运货物和给养的渔夫、客商彼此低语:“几时启航?”
“今晚酉时可走。”
“说是有台风。”
“胡说,今年山里的蜂巢都挂得高,不会有台风。官府那边别漏了风就行。”
“漏不了,咱还要脑袋哩。”
海龙峒主吉奥雅监督着吉德丹和其他三位沃伐(黎族合亩制中的男工)点数、分类打包黎织品货物,吉德丹按着沃伐的报数结绳记数。
“水寨龙被10张。”沃伐边折叠打包边报数。
“水寨龙被10张。”吉德丹重复着报数蔡芷纭,打着只有他自己明白的“绳记”。
“冲田龙被5张、双面贝12幅、广幅布……”沃伐报数。
吉德丹:“冲田龙被5张、双面贝12幅……”
峒主吉奥雅满意地看着货物,点点头,狠抽了一口水烟:“儿子,这回跟北边换些好的羊绒给你那倔老娘送去。”
吉德丹答应了一声:“哎。”
在山坡上的一处“隆闺”(黎族风俗中男女情爱的小屋)中,吉德丹在与几个黎族兄弟筹划更隐蔽的走私路线、交货地点、联络方式,他吩咐几个伐沃海仔、阿奴强、山弟,今晚运黎锦、大布在海上与各地商人交易货物。吉德丹最好的兄弟——阿力多照例去山林里请教杞婆天气情况。
强壮得像牛一样的阿力多轻手轻脚沿着灌木丛中的隐秘小道摸到了杞婆的林中小屋,这座小屋与普通的黎族船型屋不尽相同,藤料多过茅草,坚固结实,整体呈圆形。这座小屋还是当年杞婆设计,阿力多亲手帮她搭建完成的——吉德丹是杞婆的亲生儿子,阿力多从小与吉德丹情同手足,自然也就把杞婆当成自己的母亲来敬爱。阿力多是个孤儿,十年前的那场黎民与吉阳守军的血战,他的父母为保护老峒主双双阵亡……
杞婆在屋中闭目养神,四周躺放着那块超长的龙被,上面奇特的符号与花纹吸引了阿力多凑上去。
“今夜不能出海!有大风浪谈书墨,三日后才能晴朗。”杞婆眼睛都没睁开,说完才慢慢转过身来慈祥地看着阿力多。
阿力多忙不迭地:“哦哦哦,好的,我会通知阿丹兄弟的,母亲近日还好吧?”
杞婆:“我很好,你多照应吉德丹,做事不要急切。”
阿力多鼻子哼了一声:“他?他还急?他现在简直是缩头乌龟了,上次杀了几个……”他看看杞婆,后边“官兵”两个字又噎了回去,改口又说道:“杀了几个山猪,都不好意思亲自送来,叫我送,我那天正赶着出海,没时间送来。他啊,唉!”
杞婆微微一笑:“你俩从小就是最要好的,他知书识文,性格当然会稳重些,又担负着领导海龙峒上千人的重任,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意,你要多帮他分担一下,不要老是嘲笑他。”
阿力多:“阿母放心,他就是做了缩头乌龟,我还是把他当兄弟。他是未来的峒头,做事要思前想后西征梦,我阿力多可不计较那么多。我嘛,一头山猪的命,有山薯啃,有山岚酒喝,就天不怕地不怕!哦时间要紧,我先走了,您要照顾好身体。阿母,下次我带些稀奇的草药过来给您断断,是珍珠妹妹采到的诸韵颖,叫不出名字,但是很能止血。”说完,阿力多警觉地看看周围环境,悄悄地回去了。
杞婆依然气定神闲地摆弄着她那套神秘的龙被,在木头上刻着各种奇怪的符号。
(未完待续)
“丝”路上的女神——黄道婆 (故事连载1)
范冰冰只是演员,“他们”才是戏子!
对不起谭医生,我们来晚了!
加作者微信:xss075 可进“头脑大国读者群”交流。
可扫码关注另一个备用主号:头脑大国,获取更多思维方式解析文章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