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报两岸三地男演员,像他这样自带风流气的极少-陈陌和远方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12日 阅读:52 次

两岸三地男演员,像他这样自带风流气的极少-陈陌和远方

| 本文首发于24楼影院
为了让孙淳出演萧庭生,《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导演孔笙等了他很久。他刚刚结束一部戏,身体欠佳,但见导演诚意如斯,于是戴上头套披上古装,扮演在权力近距离互搏中,既清醒又留存了理想主义的长林王。
事实证明,孔笙没有白费时光,风骨、精明、大义、温暖,这些多层次的人物特质孙淳拿捏得很好。
即便与如今的小鲜肉——比如他剧中的两个儿子黄晓明和刘昊然相比锁骨菩萨,孙淳都算很漂亮的,他不只是眉目如画,更是难得一见自带风流气,连白发和老妆都遮不住。

而我喜欢上这个演员,是很早之前。《幸福来敲门》里,他与蒋雯丽初生情窦时的几段眉来眼去,胜过许多偶像剧里的浪漫情节。爱情的撩人芬芳,让人心如鹿撞又像有小猫挠抓,那几乎是我看过的,影视剧中最好看的爱情萌芽的桥段,情韵生动、赤诚天真,毫不猥琐。

演这部戏时,孙淳已经是中年人,却一点都没中年人的迟滞、疲惫,和内心算盘声直响的油滑,感情迎面来时,那份心动炽烈而羞赧,可见澄澈的少年心保存得很好。
孙淳秉性简单的人,不爱多想,不爱强求,求自在、求快意。
他出身家境优越的外交官家庭混迹贞观,对金钱毫无概念。为五斗米折腰是万万不行的,一切都要为了艺术,还得兼顾快乐,这才对得起自己。于是对演戏的要求也简单:合适且快乐。
从上戏刚毕业的时候,孙淳接不到适合自己的戏。因为太漂亮了,“太像演员”(张艺谋语)。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人们反思过去,对高而全的英雄形象,出现反弹式的叛逆。曾经占据荧幕的浓眉大眼,统统不再受欢迎,于是,相貌过于周正的孙淳,在学校里能担纲毕业大戏,毕业后却屡屡被拒。
换做现在,他一定会接偶像剧到手软,他对情感的体悟、灵透以及投入,会是实力与偶像兼具的好演员。但当年,他只能在不擅长的反派角色里打转。在起步阶段,天赋都被压制,来不及扬长,就被捉短。

这张是1995年上映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剧照,主演还有巩俐、李保田。电影里,他演上海滩某黑帮的二把手,一心想顶替老大。还与老大所养的金丝雀有染,最后事情败露,被活埋朱李思。
为了实现自己艺术梦,他还尝试过许多先锋电影。《大阅兵》、《军人的证明》、《荒岛枪声》等等,可惜都因为特殊原因,无缘银幕。还有一部《死期临近》,他在其中扮演一个精神分裂者,据说这是国产商业片的雏形,当时影片拷贝也大卖,最终也还是没上映。
价值观简单又恃才傲物的人,当环境不允许他简单时,会有段困顿迷茫期。壮志难伸,但又不愿低头骊鸢。理想与现实碰撞时迟尚斌,他宁为玉碎,就得有人为他瓦全。他不愿意接艺术质量不高的电影,太太接了阜新银行,他反而报以嘲笑。
有一次他接受采访时说:“我妻子傅丽莉在80年代走穴,80年代的条件你也知道,有一次她回来的时候脸特别绿,我说你怎么回事世界日报死亡战车啊?乔丽娅她说晚上就让我们住在那个剧场边上的房间里,搭一个板,几个人就挤在那板上面睡觉,一连三天,睡得不好。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说:‘你丫愿意去!’”
他未必是不愿体贴人,或许只是对当时环境不满的愤懑都被太太的委屈引发了。艺术家的追求加上小男孩的秉性,这些事儿他后来说起,都一大串“非常非常非常”来形容自己的内疚。
1997年他凭《缉毒英雄》拿到金鸡最佳男配角昊凯,事业终于得到一个像样的肯定。他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晚熟给至亲带来的压力。在他的作品年表上可以看出,这年以后他的产量大增,虽还在努力压制一味追求高产量,但也终于学会在理想与现实的碰撞中,找到条通途成全自己。后来,傅丽莉因病退休,他也一直悉心照顾,俩人膝下无子,养了只小狗卡米拉,给她照相,为她发微博,字里行间照旧是简单的喜乐融融。
对大众来说,他最成功的三个角色,是《好想好想谈恋爱》里对女友若即若离的武岳峰,《走向共和》里的袁世凯和《人间正道是沧桑》中的瞿恩。
这截然不同的角色,恰好是他演技的不同面。
《好想好想谈恋爱》这部仿《欲望都市》的爱情剧,他拷贝的是原版中Mr.Big的设定,一样浓眉大眼,一样情感脉络让人无法捕捉。Mr.Big具有攻击性的面容呈现出的是大男人与小男孩转换的可爱,而他,演出游离在情感与观念之中的迷茫中年的可爱可怜。这个角色除了他,至今我想不到谁能替代。

武岳峰的塑造,还能通过找原型去靠一靠,但接到袁世凯的角色邀约时,他是完全懵的。
在接《走向共和》之前,他在家闲了快一年,用他的话来说,“快发毛了”晋州天气预报。但他看到剧本,心里很惶恐,自己和那人也差太远了吧。为了角色,他拼命增肥,试着把自己的俊朗抹掉,贴合历史书上的肥头大耳。袁世凯政治生物那种狡猾与警觉的性情,也与一派疏朗天真的他差距颇大。得靠不断揣摩人物,抛开简单的自己,去理解政治生物的行事逻辑,一点点地往眼睛里塞进狡黠,同时又力图在负面标签之下挖掘出有弹性的弱与善来。这个角色之后,孙淳心里才踏实了,有个里程碑放在那了加油小毛虫,不愧对自己演员这一生。

而《人间正道是沧桑》里的瞿恩是他最喜欢的角色,读剧本时看到瞿恩死了,在家放声大哭。他在红色家庭长大的那点理想劲,完全投射在这个人物身上,至英至勇至善至刚,摘掉英雄的常见的脸谱,赋予他真正的人性光辉。

直到现在,演戏时快不快乐照旧是他考量的重点。每次记者问为什么要接某个角色,他多半答:“我只问自己演这个快不快乐。”
演《赵氏孤儿案》,与吴秀波过招快乐。演《琅琊榜2》,扮演有筋骨的萧庭生,他快乐。他内心有一套自己的标准,按其行事。走过低谷,也拿过奖杯,对更多的,不贪、不焦躁,只求自得其乐。
时代的审美风潮变换不定,身在其中的演员非常太被动了。没辜负自己的骄傲,没漠视自己的快乐,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


陈陌和远方一本人间的小小故事集。微信ID:last35min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