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东海传奇 【文明阅读】走遍港城:凤凰展翼-连云港市图书馆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11日 阅读:186 次

东海传奇 【文明阅读】走遍港城:凤凰展翼-连云港市图书馆

(鸥鸟翔集,搏击长空)
今日连云港,以环云台山、锦屏山城市为骨架,以南北两翼新港区为翅膀,如同一只面向东方展翅高飞的凤凰。历史上的港城与凤凰渊源颇深,在诸多文物、古喋血1947迹、景点和名著中留下印反猫眼迹。

(城市规划蓝图,如凤凰展翅)
上古时代,连云港地区属于东夷部族之嵎夷,或称郁夷,以鸟为图腾猎魔战记。《云台新志》记载,云台山古称郁州,北云台舍利山有凤凰崖,宿城有八景之一的凤凰石,其北黄窝又作凰窝。据《汉书·昭帝本纪》记载,“始元三年冬十月,凤凰集东海,遣使者祠其处,山之得名”。2100多年前,时为东海群岛的云台山惊现凤凰,西汉朝廷视为祥瑞之兆,派人祭拜导游欢送词,后来此山改称凤凰山。


(将军崖岩画,距今10000年前)
云台山群山环抱,大小山头270余座,凤凰山在云台何处?南云台有两座不高的山头,一为东凤凰山又名社林山,一为西凤凰山又名谢禄山。清代浙江钱塘人陈文述在《郁州旅逸诗钞·东海古迹诗》中写道:“高台几许卧斜阳,此地曾经集凤凰。我亦凤凰山下客,偶逢竹实且来翔。”

(从东凤凰山远眺西凤凰山,两山之间为凤凰城)
凤凰栖居之地要求不凡,“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既要有梧桐可栖,又要有竹米可食,还要有甘甜山泉可供饮用。神话虽为传说故事,却也说明古代凤凰山生态之优良。

(凤凰城处处可见凌霄花的身影)
东西凤凰山,各有一座古观,闻名海州。东凤凰山有玉皇宫,西凤凰城有碧霞宫,一东一西,一阳一阴。玉皇宫中有雌雄两株银杏树,据说是千年物。道观南侧有隋代石牌坊,还有一座复建的魁星阁。西凤凰山上原有关圣庙等众多庙宇,多已损毁,唯有碧霞宫香火延存。

(东凤凰山玉皇宫)

(西凤凰山碧霞宫)
两座凤凰山上石刻众多,不胜枚举戴南人才网。东凤凰山上较为知名有金代“兖王国开府记”石刻、明代淮安卫守备指挥蒋翠峰石刻、民国徒然洞抗日石刻等47处。西凤凰山上有清代漕运总督管干珍“俯瞰东溟”、清代金石家钱泳“夕佳”、清末民国武同举三言诗刻等石刻5处。今有好事者,在东凤凰山新凿石刻若干处,存照以示世人。

(西凤凰山“夕佳”石刻,清代金石学家钱泳题)

(东凤凰山顶“仙人洞”石刻,年代不详)
东西凤凰山环抱着一座石城,凌潇潇城墙周长十三里,且将东西两山纳入城中,形如凤凰展翅,古称凤凰城、东海城,后因与北城墟沟相对忘掉我是谁,俗称南城。清两淮都转运使海州分司运判谢元淮在《凤凰城》中写道:“北城倚天马,南城跨飞凤尖叫皇后。……不意贾平章,驭边知操纵。迄今七百年,防海籍倚重。”

(凤凰城,周长十三里,东西凤凰山多被纳入城中)
明代海州州判张峰编撰的《隆庆海州志》记载,凤凰城“旧有大小二城。宋宝祐中潍坊牧校,贾似道献捷时筑。西南控海,东北抵山,实为重镇扶沟天气预报,恃此以胜金”。宋金时期,凤凰城为双方争夺军事要地。明清两代凤凰城作为防倭、海运军事重镇,曾多次修筑加固九转混沌诀,驻扎着淮安卫中前千户所、东海营都司等衙门。其实早在唐代乃至南北朝刘宋年间,这座石城就已经浓墨重彩地登上历史舞台,且为历代朝廷所关注。

(从东凤凰山远眺西凤凰山,凤凰城座落此间,远处为锦屏山,高楼林立处曾为海峡)
南朝宋明帝于海中云台山侨置青、冀二州,《南齐书·州郡志》记载,“刘善明为刺史,以海中易固,不峻城雉,乃累石为之,高可八九尺。”《宋书·州郡志》记载,“泰始七年立东海县”,这座“累石”而成的东海凤凰城距今已有1500多年历史。唐初曾设海宁州,后又在海中云台山设环州,置东海等四县,名相魏征曾为凤凰城“宁海门”题写石额。

(凤凰城南城门)
1711年,云台山不再孤悬海外,始有沙堤与大陆相连。清代漕运总督管干珍在《海东杂咏九首》中写道:“小汊纵横一叶船毒液蛮王,凤凰城下不成川。漫惊双鬓如霜白,三见栽桑已果然”。1812年兵部尚书、漕运总督阮元在《夜宿海州云台山东海营,次日阅兵》诗中指出,“田已为桑原是海,营惟种柳半成村。潮头沙影犹清浅,月底峦光更浑沦。”东海之中的凤凰城原与海州城隔海相望,相互声援,清中后期却因黄河夺淮泥沙淤积成陆,可以“策马上云台”。山海变迁使得凤凰城失去了原有的区位优势,也失去了海峡天险。

(山下平原曾为大海,如今沧海桑田。东凤凰山顶为魁星阁)
清末凤凰城两次被捻军攻破,东海营都司石龙章力战而亡。海州直隶州知州黄金韶重修城墙,今古城南门石额“古凤凰城”即是其手书作品。1958年凤凰城城墙被毁,如今城中一条悠长的石板路和两旁明清建筑还在娓娓诉说着沧桑往事。据说,东凤凰山还保存有城墙残迹,留待有心人考证。

(城门“古凤凰城”石额为海州知州黄金韶题写)
每年清明节,作为海州三大庙会之一的南城庙会,都会在城隍庙前隆重举办,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令人称奇的是,城隍庙座落于普照寺中,寺庙并存。原来普照寺始建于南宋咸淳年间,后毁于兵火,清康熙年间在普照寺的地基上建了城隍庙,传说庙中供奉的是正二品“威灵佑公”,因此香火异常兴盛。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普照寺得以重建,形成了佛道共生、相得益彰的局面。

(中间为老城隍庙,两侧为复建的普照寺,寺中有庙,庙旁有寺)
明代乐陵王府教授、海州人顾乾,著有《云台山志》。他提炼总结“云台山三十六景”,第一景为“城市晨烟”东西城合并,描绘的正是凤凰城的繁华景象,“累古为墙,枕山控海,城中居民稠密,晨起炊烟,望之如雾”。还有诸如“社林春游”、“半山野眺”、“水村获稼”、“海浦观鱼”、“沙渚听潮”、“凌洲春柳”等,皆是凤凰城周边村镇的景色,美不胜收。

(凤凰城老宅,前店后宅罗兆辉,院落数重)

(老街长三里九十九步,石板路上仍保留着车辙印痕)

(老宅砖石并用,冬暖夏凉,南北方建筑风格集于一身)
清乾隆年间,江宁黄申瑾绘制“云台山二十四景”,送往云台山三元宫供奉。其中“沙堤接引”正是东海云台山开始与陆地相连的佐证傅韵霏。过去进山上香之人从海州黑风口渡海,右到凤凰城,左到山东庄。海峡中两端涌进的海水会合激荡,风高浪急,渡船常常靠泊停驶。康熙年间“海水拥沙成堤,始有陆道直达山巅,……途中复建草庵,以供行人休息”。黄申瑾还在“盐池汇宝”中描绘了凤凰城五十里外板浦盐池的壮阔景象,“岁出百万金钱,为商贾辐辏之地”。

(云台山二十四景之沙堤接引)

(云台山二十四景之盐池汇宝)
南云台与凤凰相关的景点,还有关里的镜子崖,清代张宾鹤在《镜子崖》中写道:“峰头有石明于镜,照彻山鸡舞罢时。”寓居海州板浦的李汝珍把这个故事写进了《镜花缘》第20回《丹桂岩山鸡舞镜 碧梧岭孔雀开屏》中。不仅如此,李汝珍还绘声绘色地描写了凤凰为首的鸟世界,“西山名叫凤凰山,上面梧桐甚多,又名碧梧岭。此事不知始于何时,相安已久”,他把群鸟云集的云台山化作了书中的仙境龟息大法。

(绿色港城,生态优良,为野生鸟类云集之地)
如今,曾远离市中心且一度被边缘化的凤凰城,随着城市东扩南延,已逐步纳入都市圈范畴,老街开发保护也被提上议事日程。围绕着文化旅游街区的打造,老街规划反复酝酿与调整。如何确保老宅“修旧如旧”,如何延续老街的人文内涵,如何在保护与开发中找到最佳结合点许怀欣,是对开发建设者和文物保护工作者的考验。

(城隍庙为市级文保单位邓贵大,建筑材料就地取材,三鹿以山石为主)

(坚持“修旧如旧”原则,南城老街改造已提上议事日程)
当代著名教育家江问渔曾为家乡挥毫写下赞诗:“海上神山紫气腾,青鸾栖梧集东瀛。两山对峙如展翼,斯邑故名凤凰城。”凤凰城,诗意浪漫之城,期待着它的涅槃重生郓城帝景湾,展翅高翔,再现千年辉煌,不负传奇美名!

(东凤凰山玉皇阁银杏两株,一雄一雌)

(东凤凰山石刻“石上清风,山间明月”,意境高远)
(坚持图文原创,建设人文港城。文章写作得益于李洪甫、江尧仁、刘洪雨等著作,在此表示感谢。内容来源“走遍港城” 作者“山海云台”)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