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维网页东部海岛纪行——金山十日-海岛生态智慧圈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9日 阅读:84 次

东部海岛纪行——金山十日-海岛生态智慧圈

东部海岛纪行——金山十日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中借辛楣之口说:“旅行是最劳顿、最麻烦、叫人本相毕现的时候思诺思价格,经过长期苦行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以结交朋友……”,经历一次次的野外工作后,我们也常常调侃彼此是“过命的交情”。金柳妍
今年暑期海岛行第一站我们定在了上海大金山岛,对于金山岛我们并不陌生,去年曾经短期调查过519979。大金山岛位于杭州湾北部同江吧,距金山嘴6.2千米,面积0.229平方千米,最高点海拔103.4米,是上海市第一个海洋生态自然保护区,同时也是上海野生动植物资源最丰富的区域。
大金山岛照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请输入标题abcdefg
1
新起炉灶
大金山岛是无人岛,长期仅有两名守岛老人驻守,今年又新增了两名保安,为了便于工作,我们决定进驻海岛中部的废弃别墅。白手起家的困难之处就是“新家”一无所有步步封疆,从家具床铺到锅碗瓢盆以及十余人半个月的补给都需要一一添置博卡思。当我7月2日清晨赶到金山卫车客渡码头后,不禁对课题组的“先头采购小分队”生出油然敬佩——短短一日她们打劫了一个蔬菜摊子和半个粮油铺子,加上冰箱、电磁炉、电饭煲、数张床、桌椅、实验装备以及各自的行李,码头上俨然堆积成了一座小山。而我们需要把眼前这座小山先移上船,再卸下船,最后还要运上山。
一步、两步、三步……大口喘气……走走停停,在入伏前的高温天气下几百米的台阶宛若难以逾越的鸿沟,这一刻我终于“读懂”了中学语文课本那篇讲挑山工的散文。当天我们也发扬了人类社会男耕女织的精神,女生在住所洒扫庭除,男生则负责搬运三维网页意难忘第四部,在我们走投无路担心晚上无法把床铺搬上去而只得打地铺时,幸得守岛老人和保安的及时相助,让我们在金山岛得以新起炉灶。临近傍晚,大地终于褪去了一些燥热,夕照晚霞隐退后的夜色带着酡红,大海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女生们煮了两锅西红柿鸡蛋面片,端着一碗颜色丰富的美食还来不及诗情画意,困意即起。第一天,总是很艰难的!
搬运物资
2
人与猴
大金山岛称为猴岛也不为过,最初为满足上海地区科研用猴需要作为外来物种引入,据投放食物的守岛老人估计猕猴繁殖数量已经达到了两三百只。猴子虽是群居动物魔域帝国,偶而也会见到单个离群个体,它们也许是曾经威风凛凛的猴王下台后独立谋生,也许素来就是游走在不同种群边缘的机会主义者。自从我们在岛上开了伙,就有一雌一雄两只猴子时常“光顾”,不仅打翻垃圾桶搜寻食物,我们做午饭时也来伺机偷食物雷米普利片。
作为人类的灵长类近亲尹宝莲,当它摸清楚你对它只是恐吓而无法构成实际威胁时,便要蹬鼻子上脸了。一日临近午饭,我们围在桌边,那只常来的雄猴子作势要扑抢我们的食物,吓得大家一阵手忙脚乱,直到提了棍子才把它逼回树上,它似乎很生气冲我们目露凶光,龇牙咧嘴。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在我们放松警惕时,一股粘稠温润的液体淅淅沥沥从树梢淋了下来,正中阎老师的脑勺,等反应过来不是下雨时已经结结实实中了招,此举着实惹怒了大家,东哥更是怒斥泼猴:“平日的西瓜皮白给你吃了!以后见一次打一次!”谁料阎老师反不生气,笑着对我们说:“你看它就跟负气的孩子一样!还挺聪明,要是尿到我们的吃的上,我们扔了就都归它了!”随后的几天里,报复并没有结束,原本我们的餐桌就摆在屋前一棵大麻栎的树荫下,每当我们吃饭时那只猴子就伺机爬到树梢,不过我们也涨了经验,一抬头看它架好炮台作势发射时,就抬着桌子抱着饭盆战略转移。那几日虽然它的报复屡不得逞,我们终是饮食难安了,同时也庆幸好在它只是仇恨我们这些活人,要是一夜之间卷走了在外面晾晒的衣物,我们可要衣不蔽体了。
大金山岛猴子
3
守岛老人
我与守岛老人“老王”大爷第一日就建立了友谊。起先是他主动帮我们从山下挑东西,别看他六十三岁高龄,几十斤的扁担挑起来小碎步走得不疾不徐!晚上我们约好去拜访这位新邻居,顺便喝一杯酒解乏,最后夜幕落下只我一人前去赴约。大爷已等候多时,居然临时备办了几道小菜,下午刚捉的一只大螃蟹也煮了放一只大碗里要做下酒菜。闲谈间我才得知大爷实际姓卢,做守岛人已两年德珠活佛,每月15日一次轮换,为了排遣孤独的日子,每日除了自饮自酌还喜好做打油诗。他郑重拿出他的作品让我看,没有纸就题在纸板上,内容多寄情山水草木鸟兽,也记录一些海岛访客的事迹。当晚在我告别之际,他承诺离开时要送我们一首。
也许是平日一个人太过孤独,当岛上新添了我们这些短期访客后,大爷每日也过来拜访说笑超感官知觉,和老师递一递香烟,食材、调料短缺了我也会去他住处“借”一些余梦婷。
守岛老人所作打油诗
4
荒岛求生
站在岛上远眺对岸金山嘴,楼盘和巨型化工烟囱隐约可见,要不是确定距离只有数公里,怕是当成海市蜃楼也未必。就是这短短的距离让我们暂时远离了城市喧嚣,岛上连通信信号也很弱,手机服务区经常定位到浙江定海,更别提网络了。至于做饭,我们男女搭配,两人一组值日,十多个人的饭做起来颇为不易,常常米饭要蒸一满盆,炒菜也要好几锅。最心酸的是有限的蔬菜在最初的几日消耗后日渐腐烂新华考资,最后是看什么菜有变质迹象就先做,再到后来就变成了花式土豆大餐——蔬菜只剩土豆。极好的一点是我们都不挑食也不嫌弃彼此的厨艺,要是碰巧那日的菜味道鲜美,连汤汁都不会剩下。
自己所做美食
部分人员合照
岛上的十多天对我们而言也像是一座围城,还未去到的时候有一丝憧憬,到得岛上又都想尽早结束回到学校。从上海近日的气温来看,这次金山行也算是极其幸运的了。
供稿 | 刘翔宇
编辑 | 郑丽婷
点击阅读原文关注哦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