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两极连载-x5c章一.玉满苍穹风啸断肠路(4)-雨寒风的江湖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6日 阅读:111 次

两极连载x5c章一.玉满苍穹风啸断肠路(4)-雨寒风的江湖德江一中
大部分事情是一念之间的,善也好,恶也罢。
深思熟虑不是少年,少年当热血。
也许,我们在有些时候,尚似少年周倩如。
两极连载章一.玉满苍穹风啸断肠路(4)
司空适闻言不待多想,攀岩而下,他心知李瀚枫轻功尚在自己之上,方才又见他武功之高,知道他绝没有逃不了的道理。自己留下反而会成为累赘。
向前奔了许久,忽听背后有人而来,转头望去,正是李瀚枫,在李瀚枫身后那青衣老者穷追不舍,司空适自腰间掏出两枚铁蒺藜,在雪光下映出碧绿颜色,竟是喂了剧毒的暗器。嗖嗖两声声响,铁蒺藜自李瀚枫耳边呼啸而过,击向青衣老者黑道悍妻。
青衣老者见铁蒺藜转瞬即至,闪着幽绿颜色,眉头一皱,卷起长袖啪啪打落,身形却是不停,仍死死咬住身前李瀚枫。
李瀚枫发足疾奔,步法却丝毫不沾烟火之气,看得司空适咋舌不已。眼见李瀚枫奔至司空适身前明德格物,轻声道:“跟我走,莫丢了!放暗器!”司空适略一点头,甩手又是暗器,这次不是两枚铁蒺藜,而是金钱镖、铁蒺藜、飞蝗石齐齐射出霸狮狂爱。
青衣老者见之一愣,不得不略慢下来,抬袖打落飞来的各种暗器,仅这几息时间,李瀚枫、司空适就已奔出十余丈外,老者双目一瞪,足下飞奔追去。
三人两逃一追,李瀚枫二人只感到背后压力巨大,每踏一步都费好大力气,不得不强运内力支撑,免得被压力压垮,速度降下。三人狂奔数个时辰,此刻竟已夕阳半遮面。李瀚枫暗自苦笑:“这老头是什么人,奔了这许久尚未露出疲态。”斜眼睨到司空适已面露疲色,不禁眉间轻皱,显出忧色。二人不敢说话,生怕内息外泄被身后老者追上,眼见到了一山谷深处,李瀚枫猛地一拍司空适左肩,司空适顺势转入山坳之内,李瀚枫定住身形,足下挑起一块掌大的石头,踢向老者面门。石头夹着呼呼风声,霎时便到了老者眼前,老者轻喝一声:“雕虫小技!”忽地一掌拍出,石头碎裂,但觉得环跳穴一紧,竟是李瀚枫指风点到,老者身形霎时定住,双腿不屈,硬生生的平平退后。
李瀚枫暗自咋舌,心道:“好家伙!僵尸跳一样,莫非我们遇到的是万年粽子。”不等老者追来,紧随司空适转入山坳之内。
青衣老者被李瀚枫惊出一身冷汗,暗道:“若被他一指点到,可就惨了。”又想到自己施加那么大的压力给二人,二人却仍速度不降,不禁又有些佩服他们轻功之高,轻声道:“那鬼面秀才轻功闻名天下,可这白袍小子是谁?难不成是江南俞子浩?却又不像雪地幸存者。”望着空荡荡的山坳,雪地反着刺眼的白光,略一沉吟,跟了进去。
李瀚枫二人在山坳里继续飞奔杜鹃传奇,司空适问道:“这老头是谁,在后面追得那么紧,刚才那巨大的压力又是什么。”
李瀚枫道:“不识,不过是武极高手无疑。”
司空适惊呼道:“武极高手?”
“嗯。”李瀚枫骤然停步,身前出现一岔道路口,与司空适相视一眼,司空适问道:“哪边?”
李瀚枫低头思量片刻,嘴角露出一丝诡笑,神秘地在司空适耳边耳语几句,身形一闪,顿时消失在原地通灵公主。
司空适闻言怔了一怔,望着飞奔而去的李瀚枫,轻笑一声,紧随而走。
青衣老者追到岔口之前,愣在当场,一时不知从哪里追去。低头看了半晌雪地,见右侧小路足迹凌乱,左侧却是毫无痕迹,低头沉吟,蓦地目中寒光闪动,猛地沿左侧追去。
老者追了许久,到了一山谷之前,见两侧怪石临列,断木怒张,清冷异常,北风呼啸而过,激起阴恻恻的声音,似修罗厉鬼,心中一突,犹豫片刻,又追了进去。待到了山谷中段,忽听一人笑道:“老头,我在这等你很久了,你也忒的慢了。”他定身观去,见李瀚枫站在他身前一巨石之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却不见了司空适,猛然心头一紧,轻声喝道:“不好!”
瞬间山侧嗖嗖之声破空而来,老者只见不下十种暗器打向自己,天空密密麻麻,暗骂一声狡猾,身形疾退,待退至山谷前段,两声闷雷般的巨响响彻天际三味书屋,轰隆隆的声音自山谷两侧二来,抬头看到两侧滚下落石无数,似天外流星,大骂一声:“竖子!”双掌纷飞,落石不断击碎,却见到李瀚枫人已欺近自己身侧乔木楠,手指微曲,速出数指释行正,点向自己身间要害之处。不由大怒,喝道:“竖子尔敢!”顿时衣衫鼓鼓,人霎时圆了,李瀚枫登时感到四方压力大作,吃了一惊,暗自骂道:“又是武极!”强运内力,骤然后退,待感到压力渐小许山高,舌尖一甜,喉间涌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转头喝道:“走!”
司空适愕然看着受伤的李瀚枫,不作停留,疾速奔行,李瀚枫奔到司空适身侧,一拉他左臂,道:“随我来!”
司空适知道此刻不便多问,便即随李瀚枫登山而去,不做片刻停歇。
青衣老者靠气势伤了李瀚枫,却是心中大怒,他一个武极高手,险些栽在两个毛头小子手上,气不打一处来,看着远去二人,眼中寒芒闪动,心下恼怒:“追上你们两个小子,定要碎尸万段!”便即大步流星,狂奔追去。
他见二人忽而直行,忽而转弯,愈走愈偏,自己无论如何加速,都离二人有一段距离,心中暗急。需知追逃之中,若在空旷之处,自是比试谁内力悠长,但是此刻在华山奇岭险峰之上,盘环弯曲,雪后湿滑,略有不慎便会掉入万丈深渊,比的则是轻功身法。司空适自不必说,小巧挪移之术天下闻名,李瀚枫更是此道精专,又熟悉华山地形。老者如何追得上。
老者随二人左转右转,待转过一个山口,蓦地停住身形,愕然看着映入眼前的一块巨石,上刻“回心石”三个大字,刀斧神功,望而兴叹,竟又到了千尺幢下,李瀚枫二人却没了踪迹。旋即目瞪口呆,一声长叹。
司空适跟随李瀚枫在千尺幢下转了个角,便即进了一隐秘洞内,李瀚枫轻声咳嗽,司空适忙道:“你的伤不碍吧。还不知尊姓大名。”
李瀚枫点了点头,道:“无大碍,我叫李瀚枫。”
司空适躬身一揖,正色道:“今天多谢李大哥了,若没有你,怕我们姐弟就要黄泉作伴了。”
李瀚枫笑道:“你我也算生死之交了,不说这些。我和令姐他们约好黄河渡口见,黑衣人都被咱们引走了,那边有成威扬老前辈和赵老哥,不会有事。待我调息片刻,咱们就奔赴黄河渡口。”随即盘膝坐下运功疗伤。
司空适看着面色淡然的李瀚枫,又想起那青衣老者,莞尔失笑,想到方才李瀚枫传音说道:“实者虚也,虚者实也,咱们就走左边,留下痕迹让那老头去猜,若他跟来左边,便趁机除了他。”
于是二人作了痕迹,右侧留下凌乱脚步,人乍一观定会向右追去,但青衣老者追了他们许久,被暗算不止一次,早长了记性,看到右侧脚步,略作思量,轻哼一声,心中暗道:“实者虚也,虚者实也只字加一笔。”便即向左边追去。
李瀚枫进了山谷,在谷口鼓捣半晌,布下落石,司空适愕然不解,他向司空适笑道:“你埋伏在山谷中段,待老头进来,放出所有暗器招呼,这些暗器定然伤不到他,但他这一路被你的暗器击打了数次,早已是惊弓之鸟,只要闻到暗器之声,定会倒退到谷口,你我追他而去,林正宏向山谷两侧掷出这个。”说着拿出一个黑乎乎的小球,轻轻递给司空适。
司空适掂了掂,猛地见李瀚枫一把抓住那黑色小球,骂道:“不要命了,这是火药!”
司空适吐了吐舌头,轻轻捏起,不敢用力。李瀚枫继而道:“待他退到谷口,你向左侧、我向右侧掷出,然后急退,免得被落石砸到。”
司空适坏坏笑道:“这下看他还不死。”
“这落石也不一定伤得到他,我到时候会偷袭他,你接应我,若伤了他你便上来给他两个铁蒺藜,若是他没受伤我们便依左侧山谷而上,我带他去兜圈子甩开。”李瀚枫安排妥当,便叫司空适隐匿起来,直到老者前来,发生种种竟与李瀚枫设计毫无偏差,只是最后时刻功败垂成,却也按照既定路线逃离,甩开了穷追不舍的青衣老者。
司空适想到李瀚枫身处困境,遇乱不惊,还在考虑如何反击比自己强大的对手,即使计划意外失败也想到退路,每一步看似简单却都蕴含着洞悉人性的智慧,若在平静之时自己能做到如此算计都未可知,何况那紧张的情形之下。不禁敬佩地看向李瀚枫。蓦然想到姐姐司空嫣然,叹了口气,轻声自语:“姐!小适长大了,现在轮到我保护你了!”望眼欲穿地看着东南方向,似要穿过这无尽深山,看到黄河渡口之上,看到那坚毅的姐姐。
酒未凉,人未央。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