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两性关系中,穷人和富人的思维-老僧入定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15日 阅读:119 次

两性关系中,穷人和富人的思维-老僧入定
人类社会从来都是分层次的,即使普遍贫穷的时代,经过筛选、沉淀,也会分化出新的层次结构。不同层次的人在思维方式上有所不同,在教育后代方面自然也就不同。富人不但有经济实力能支持教育,在行为方式上也言传身教,富人的后代自然就胜过穷人的后代。
英国《56UP》纪录片用56年来跟踪记录了14个不同阶层孩子的人生轨迹,呈现了英国社会半个世纪的历史变迁——富人俞富穷者愈穷。在中国,也做了相似的一部纪录片——《出路》,让你看到三个不同阶层孩子的不同命运!
《出路》以三个小孩为模板,讲述了三个阶层孩子的最终出路。农村女孩马百娟早早辍学结婚生子重复父辈的路;小镇青年徐佳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毕业后进入大城市努力拼搏晋身中产;北京少女袁晗寒就跟玩似地学艺术出国留学当CEO。这部纪录片比较浅显,无非就是讲家庭是个人成长的支撑,有钱人家能承担得起子女的试错成本,由他(她)折腾。
人穷志短,穷人家的小孩只能风雨一路前行。因为试错成本,穷人家的小孩也就谨小慎微,从而错失一些成功的机会。人是努力奋进的,徐佳们努力奋进所谓的阶层跨越,其实在袁晗寒们看来也就是个笑话,也就有那个自嘲的段子“码农也就是个IT民工”。
阶层,是很难跨越的。改变不了出身,婚姻历来是一种捷径。男女两性关系中,祁同伟那种必然会去找寻“自我”,霸道总裁爱上我呢?
看过一段故事。
人有繁衍本能,看到美女,是个男人都会有冲动,穷人就想娶回家,而富人却不这样看。从经济角度上来说,占有一件物品,是会有损耗的,那么就要保养,保养也是要费钱的。美貌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进一步贬值,而财富却是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增值,以增值对应贬值,是一件很不划算的事情海王星战士。所以,对于美貌的最佳持有方式,是租赁,而不是占有。
王宝强和马蓉,苏享茂和翟欣欣,就是属于这种认知偏差。很简单的人性心理,穷人没见过美女,自然第一反应就是占有,能娶回家好四下炫耀,典型的穷人乍富心理。而富人早就见多了,不以为意,而且富人普遍有一种潜意识,心想该不会是看上我的钱了吧?
欧美发达国家对婚姻法有规定,离婚女方可分一半身家,这导致富家大少花花公子多,只耍流氓而不想结婚。即使结婚完美猫,要求门当户对,也就不怕对方分。不想结婚东风31b,又想抱孙子了呢?你看李嘉诚家,大儿子门当户对,小儿子都三个孩子的爹了,还单身未婚钻石王老五。
为什么传统中国人追求人丁兴旺?这也是财产权的一种保护闹婚记,中国社会是家长分家制,子女不行的就会败家,察猜通过量的积累产生优质的几率大,就能守住自己的家业;穷人多生也是谋求后代子女出人头地的概率。所以,传统中国人追求多子多福,开枝散叶。
婚姻的本质,就是有关财产权和继承权的。婚姻法规定了离婚后财产的处理以及婚生非婚生都享有同等继承权。传统的认为是先结婚后生孩子,有些人也就只想生孩子而不想结婚,也就有那么多未婚先孕的了。
有女权婊,说梁洛施就是个生育机器神马的。在天涯上有看到过讨论吉屋出租,说梁洛施不足13岁就卖身给英皇,若不是杨紫琼搭线认识李泽楷,说不定连现在都还在哪儿陪酒呢,顶着李嘉诚三个孙子的妈的名头行走江湖,谁敢不给面子?实现财务自由,周游世界,人生大赢家。这样说来,李泽楷就是解救她的王子,梁洛施对于李泽楷更多的是恩情。
以爱恋的名义,跨越阶层,也是各路捞女的目的。有钱人也不傻,以此为幌,专钓捞女上蹭,比如某女星娃都生几个了连女朋友都不是,某女星以为成功嫁入豪门反倒要帮忙还债。这也是各路屌丝渣男惯用的套路,包装成富豪,专钓还有点钱的女人,更厉害的玩旁氏骗局,借A的钱套B,然后用B的钱再套C…
真正的富豪,跨越阶层,能和灰姑娘结婚,绝壁是真爱,因为不怕对方分财产。真爱是什么?有人说:“真爱就像ghost一样,听说过,没见到过。”
我一直怀疑,爱情这两个字是穷人发明出来的。有钱人,身边从来不乏女人,也就不需要这个。反倒是穷人,发明这个来套住女人,给不了钱,就只有以爱情的名义,因为这个不需要成本嘛。同理,满嘴情怀的,一舟绝对骗子无疑。经慈禧发扬光大的国粹京剧,都是以帝王将相和才子佳人为主。那些当了官的读书人,从来不写这个,因为根本不缺嘛;反倒是落魄的文艺屌丝才会写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春暖香浓,都是意淫白富美为主。贫穷限制了想象力梅花三姐妹,穷人爱幻想,富人根本不需要。巴黎为何出文艺(二逼)青年?因为法国集权制下的普遍贫穷,又因为文艺复兴,人们普遍爱幻想,以致追求浪漫。


钱,真是个好东西,钱能改变一个人的形象和气质。C罗刚出道时丑得一比,花点钱整容瞬间秒变高富帅,又帅又有球星的名气加持,广告代言接到手软,也就更有钱了。大好青春大把泡妞,又怎么可能把自己绑死?小小罗的出世,说是代孕出来的,这不就是李家二公子的做派么?其实无所谓穷人和富人的思维,有钱人的自然选择。

富人对财产的戒备心甚重,本是人性之一,只不过穷人本就没什么钱也就无所谓了。对于富人来说,捞女始终是捞女。邓文迪嫁给默多克,还得要经过大婆同意,并签了婚前协议,不得分财产,就连试管小孩也是有协议的,只能至多两个,还不得是男孩。
那为什么默多克会娶邓文迪,还得要离了婚的大婆同意?年轻时候的默多克是绝对不会娶邓文迪的,年轻意味着大把时间和机会,人不老不落轿,反倒是老了要过好余生,更注重享受,而不是奋斗。
有钱人身边不乏美女,凭什么有钱人不是玩你?若要娶你,在美貌之外,有钱人需要的是聪明和教养,工作能力是智商的证明,言谈举止和心性行为是教养的反映。毕竟,智商是可以遗传给下一代,教养是可以培养好下一代的。
进入老板视野的,一定要以女强人的面目,邓文迪就是这样成功进入默多克视线,老板面前小女人,撩发老夫少年狂,惹得落轿的默多克心痒难耐。
想娶人家,又怕人家分家产,就只有签婚前协议,捞女捞不着凭什么要嫁给你?生子有抚养费的监护权,子女长大了还有继承权。有人来分家产,这就涉及到和前妻子女的家庭和睦关系了。邓文迪这边也要妥协,见好就收巨型蚯蚓,不然没法嫁入豪门。
豪门是非恩怨多,出于个人的不安全感,那些嫁入豪门的就拼命生。有子女护体,就有个情面在郭今秋。有子女,即使被扫地出门,也还是家庭的一份子;没子女的话,即使给你足够的钱,你已经和豪门没任何关系了。
霸道总裁爱上我新藤惠美,本就是童话中的王子和灰姑娘,是不现实的。这类玛丽苏小说,就跟才子和佳人的故事差不多,都是以意淫为主,满足女性的幻想。人是有上进心的,为了追求更高,家族联姻、强强联合是必然选择。历史上,能发展出门阀就是基于这样的现实考虑,不考虑这个的,本就是个浊世公子哥,也就玩玩而已。指望勾搭上位,基本上不可能。上进型的会把婚姻和娱乐分得很清,玩乐型的本就是花花公子更不可能。唯一可能,也就指望上进型的老来能落轿,也就只能嫁给老男人。所以,我一直认为:相当年龄的富家大少,跨越阶层,能和灰姑娘结婚,绝壁是真爱。
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一六十左右的有钱人,本就有两个女儿,和前妻离婚后又和一有夫之妇好上了。情妇怀孕,B超又是个男孩。为了让情妇离婚,花了一百多万,不然对方丈夫威胁打掉小孩。穷人的理解,要花这么多钱?有钱的话,哪里还找不到女人生孩子?有钱人不这样看,不就是钱嘛。人老了已经没多少生育能力了,又不安于抱孙子(传统观念女儿都是别人家的),相当于花一百多万买个儿子。别说一百多万,就是两百多万有钱人也干,钱财乃身外之物。这不,有了儿子,就又要去奋斗了。
穷人的字眼里,只有钱。穷人的感情也太廉价,贫贱夫妻百事哀,仓禀实而知礼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这条路上,有不少捞仔、捞女。人类社会本是个资源固化的社会。捞仔、捞女好比历史上的权臣和皇后,富人好比是皇帝。既得利益者都倾向于保护自己的财产,对捞仔、捞女严防死守。有上进心的捞仔,形成权臣有进一步篡位的可能;有野心的捞女,成为太后会形成强大的外戚集团。
捞女有野心,才能进入视野,跻身后只能让你相夫教子,不然让你武则天?捞仔委身以图发展,也是被严加防范的,毕竟翅膀硬了就会飞,这也就注定了祁同伟的悲剧。
这个社会也是资源型社会,能提供对方所需要的,各取所需。比如有还有点能力的外地人想找本地有钱人家的(女孩),有钱人家的女儿若是自身实力够强,是瞧不上外地人的。那么,找也就只能找那种自身实力比较差的。老丈人也就帮忙买个房子,但是跟你是没有关系的,你只是个住客而已,用房子绑你这个长期饭票。毕竟自己女儿实力不行,父母百年过后也能安心,况且外孙也是在身边,就当多收半个儿。
这个社会,是现实的,没有白来的。阶级固化的时代,要跨越很难,婚姻是人的第二次生命。跨越阶层的爱恋,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矛盾。门当户对,两相不厌。但总有人不甘心闲妻当道,正因为有人上进,才会有不同阶层的错层。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