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hj丢失的宝藏:二战纳粹藏宝下落之谜(二)-在路上的拍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5日 阅读:64 次

丢失的宝藏:二战纳粹藏宝下落之谜(二)-在路上的拍黑衣剑少
 
美国人发现宝库里面的景象难以用语言形容: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有照明的、宽23 米、长45 米的密室。里面有超过7000 个做了标记的袋子,高度齐膝西安虎家,足足码了20 排。房间另一边是成捆的现钞,每捆的标签上都印有“梅尔默”的字样。这些箱子明显属于纳粹党卫军的化名账户。这是纳粹德国在欧洲所掠夺财富范围和复杂内容的首条线索。
他们打开袋子王东岳,将这些财物列入清单:8198块金锭香格儿,55 箱金砖(每箱两条,每条重10 公斤),数百袋黄金器皿和制品,超过1300 袋的金马克、金法郎和金英镑,711 袋20 美元的金币,来自15 个其他国家的数百袋金银币,数百袋外汇钞票,9 袋珍稀的古代金币,2380 袋和1300 箱的德国马克现金,面值达27.6 亿,20 块各重200公斤的银锭,40 袋银条,63 箱另55 袋银盘子,1 袋白金(内有6 块白金锭),还有从不同国家掠夺的110 袋钻石和珠宝。

在其他的隧道里还发现了大量来自欧洲各国博物馆及私人收藏的珍贵艺术品:油画、版画、铅笔画、雕刻、古董钟表、集邮册。更为残忍的是,在金制品中,还包括数袋从集中营的囚犯口中拔掉的金牙。
巴顿将军得知后,立即请求将这笔财富交由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接管。4 月15 日,在战斗机的护卫下食草堂女包,这些财宝由数百辆卡车运往法兰克福的德国国家银行。8 月中旬,盟国对其进行了称量和估价。其中黄金价值2.6 亿多美元、白银价值27 万美元黑百合小区。另外还有一袋白金和8 袋稀有金币没有进行估价错恨。
1946 年年初,默克斯宝藏中的货币黄金(金砖、金条和金币)被移交给盟国战争赔款委员会,最后交给美英法三国黄金归还委员会。他们负责将这些黄金尽快交还给受害国的中央银行。

纳粹德国掠夺的财宝去了哪里
此后,在欧洲找到的其他纳粹宝藏都无法与默克斯宝藏匹敌,另一笔规模近似的宝藏是在克罗地亚掠夺的黄金,但这批黄金最终并没有被找到。有迹象表明,它们极有可能被梵蒂冈或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运出了欧洲。这份宝藏究竟有多少留在梵蒂冈游琳姝,仍然是个不解之谜。
对纳粹高官财富的争夺也相当激烈。戈林数量庞大的艺术品收藏被藏匿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在苏联军队逼近柏林郊外戈林豪华的游猎行宫“卡琳大厦”时实尾岛事件,许多不能转移的艺术品被就地焚毁,剩下的用火车运到了戈林在费尔登施坦因的城堡。当盟军逼近那里时,戈林又征用了4 列火车,将这些财宝运往德国东南边境小城贝希特斯加登。
这里是纳粹德国高官显贵们的第二个政治活动中心,位于德军在巴伐利亚和阿尔卑斯山区修建的“人民堡垒”的核心地带。戈林、希姆莱、鲍曼等人的宅邸如众星捧月一般散布在希特勒的高山别墅“鹰巢”周围,镇上还有为纳粹党和党卫军的中级官员们修建的豪华旅馆和宿舍。
在战争末期, 大约有14000 辆卡车到达这里,一部分装着纳粹准备用来在阿尔卑斯山地区进行最后挣扎的装备和补给,另一些则载着纳粹高官们的黄金、外币、艺术品和美酒。盟军逼近贝希特斯加登时,戈林又从其财宝中精选了5 卡车珍品送往附近的温特施泰因,剩下没来得及转移的东西仍旧留在了火车车厢里。
美军第101 空降师的官兵们开入贝希特斯加登镇后,立即为戈林的庞大艺术品收藏所震惊。他们在他的一座豪宅里发现了一处如同阿拉丁宝库般的地窖,里面堆满了琳琅满目的珍宝,其中包括伦勃朗、雷诺阿等人的名作,还有大量的珍稀邮票、小雕像、钟表、勋章和古金币、镶珍珠和珐琅的手枪、钻石袖扣和别针、金银烛台和盘子、古董盔甲和兵器。
这些士兵没有任何犹豫便开始偷偷疯抢,许多体积较小的珍宝迅速消失在他们的口袋中。一位士兵拿到了戈林在卡琳大厦的客人签名本,上面有着众多尊贵客人的签名。
戈林的一把元帅节杖被美国第7 集团军司令帕奇拿走,至今仍陈列在西点军校的博物馆中。另一把节杖和一些纪念品被一美军中尉拿走后寄到了芝加哥他母亲家。另一些戈林的私人物品(主要是容易藏在军服里带出去的东西,如手表、手枪、匕首和短剑等)也被士兵们抢走。
目前,对于在二战期间,纳粹德国抢占财富的数目仍存在很大分歧。大部分财富的价值直至今天依然难以准确估算,它的去向涉及面极广,大致上可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存于梵蒂冈、瑞士、南美的银行,甚至英格兰银行和美国联邦储备局;第二部分在战争期间被藏匿,用于纳粹的战后复兴;第三部分被逃脱制裁的纳粹高级将领据为己有;第四部分则被战胜国占有。
二战期间,一些国家在中立国的保护伞下与纳粹进行贸易往来,成为纳粹掠夺财富的受益者。其另一个证据来自瑞士各银行向瑞士财政部申报的总账。它从1941 年的3.32 亿美元猛增至1945年的8.46 亿美元。其中至少有5 亿美元来自纳粹德国。这个数字与克林顿时期美国国会的调查报告相吻合。
该报告指出,二战期间瑞士曾经接收了价值4.4 亿美元的纳粹黄金遍地金刚,其中3.16 亿是纳粹从别国掠夺的。另外还有价值100 万美元的黄金从德国国家银行转到了两家商业银行——德累斯顿银行和德意志银行。这批黄金随后被卖到土耳其以换取外汇。另有超过3 亿美元的黄金通过瑞士的中转下流人生,分别流入了葡萄牙、西班牙、瑞典和土耳其修行成真。
考虑到南美是战后纳粹残余分子的主要避难所,这些国家尤其是阿根廷黄金储量的变化也很说明问题。阿根廷的黄金储量从1940 年的313.83吨增长到1945 年的1064 吨,增加了6.35 亿美元。同样,巴西的黄金储量从1940 年的45 吨增长到1945 年的314 吨,价值为2.66 亿美元。
从以上数字中可以得知部分纳粹黄金的最终下落。然而战争结束前已被运出德国,用于纳粹复兴计划的那部分黄金,则至今下落不明,其价值也不为人知。
至于部分艺术品,二战结束后,尽管华盛顿美国国家博物馆和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都想没收德国的收藏,潘南奎但美国军事指挥官坚持福星嫁到,理应属于德国博物馆的艺术品就要留在他们的博物馆。已经装船运往美国“安全保管”的艺术品又被归还给德国。
尽管如此睡美人之宅,还是有些私人物品,因为主人已经死于战争而无法归还周成海。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都在打这些所谓的“大屠杀艺术品”的主意蛇王波后,单单美国博物馆就有1.6 万件作品是希特勒掠夺来的。
苏联军队自1944 年进入德国的领土,决定对德国人进行报复。随着苏联红军重新占领西俄罗斯、白俄罗斯和波兰,苏军指挥官就专注于收集苏联被掠夺的物品,但是发现德国人掠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来自凯瑟琳宫和巴甫洛夫斯克宫的无价之宝被重新找到之后,苏联人的报复心越来越重。
进入波兰和德国之后,苏军派出了战利品分遣队,在普通士兵开始抢劫之前,zjhj提前去抢劫所有能带走的艺术品螺旋卷钩生。在柏林交给盟军之前,苏联人先洗劫了博物馆和艺术品仓库。大约250 万件珍宝被装上了运往苏联的专列,其中包括雷诺阿、莫奈和戈雅的画作,还有著名的普里阿摩斯的特洛伊宝藏。
苏联后来归还了1 万件艺术品给东德黑拳唐龙, 但在1995 年,莫斯科的普希金博物馆和圣彼得堡的冬宫博物馆解密了上百幅抢自德国的画作,它们已经被秘密保存了半个世纪之久。这其中包括很多被认为已经被毁坏的艺术品陈佩雯,以及很多不为人所知的作品。德国政府援引1990 年的双边条约,要求归还这些珍宝,该条约规定双方承诺归还战争中掠夺的艺术品。对此俄罗斯人断然拒绝。
俄罗斯人认为,这些艺术品是二战时期德国对苏联所造成的前所未有的破坏的特殊补偿。不久之后,俄罗斯议会以291 票对1 票通过了延期归还劫掠来的艺术品的法律嘻哈游记,该法律规定这些财富属于俄罗斯联邦。虽然叶利钦总统和普京总统都承诺要归还有争议的艺术品,但是从未落到实处。在俄罗斯大约还有100 万件从德国劫掠来的艺术品。
Tag:
相关文章